※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1年3月18日 星期五

[11冬之旅]《奧羽三部曲》事件一、風暴來襲.藏王樹冰

雖然山形在這次的地震與海嘯當中,影響算是比較小的一個縣份,但是仍深受地震的影響,可能造成部分地區損害。對於未來的系列文章,我將抱著相當珍惜的心情來完成,我也深信,在將來的不久之後,我一定會再去一趟日本東北。

2011年2月24日,下午兩點半

宮城縣名取市 仙台空港。

20110224-P1000017

四天前,

我們乍到日本東北這個地方,一切的事物看似正常,但殊不知前方等著我們的,卻是一幕又一幕我們在台灣從未經歷過的事。

20110224-P1000030

從仙台機場搭上巴士後,我們沿著高速公路漸漸地駛向未知的國度,

「山形」。


20110224-P1000036

一路上,我們發現路邊的積雪顯得厚實許多,這代表著我們離宮城縣越行越遠。

20110224-P1000038

乾枯的河水。

沿途的景色,我採用了較暖化的色調來處理,一度讓人誤以為季節剛由秋轉冬。

20110224-P1000039

眼前的積雪,以及山下稀稀落落的屋瓦聚落,正告訴著我們,

歡迎來到「藏王溫泉街」。

其實從仙台機場過來這邊,整個車程大概是兩個小時左右,如果路途順暢,大概只要一個多小時左右的時間。

20110224-P1000049

藏王山麓站。

在決定知道要來藏王這個地方的時候,我最擔心的不是天氣冷不冷,而是在零下的低溫當中,相機究竟能不能有辦法在這樣的天氣運作,儘管在行前看了許許多多去過嚴寒地區的網友經驗,但如果不實際親自去一趟,我還是都會抱持著一絲絲懷疑的態度。

20110224-P1000053

巴士停在山下的藏王溫泉街附近,我們就要開始搭兩段的纜車上山才可以看到藏王樹冰的奇景。

首先,第一段的纜車是一次可以乘載200人的大型纜車,這類型的纜車我曾經在北海道的大雪山國立公園搭過。

20110224-P1000056

隨著纜車緩緩上升,眺望遠方,盡是青森冷杉,在我們的下方則是滑雪場。

20110224-P1000059

這張照片是我用自訂色彩「淡彩」拍的,起初只是在台灣時調一調拍了幾張照片套用風格,後來發覺自己非常的喜歡,因此就把這個設定給存放在相機的設定當中,沒想到這次到日本來,尤其是雪景的地方,拍起來特別的有味道。

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很擔心,是不是能夠把GF2拿出來拍。

20110224-P1000062

因為在纜車當中,還不太能感受到山上的溫度有多寒冷,也因為隔著這片窗戶,照片拍起來多少都可以感覺的到有點模糊感,但是就是因為這樣的模糊感,造就了許多意想不到感覺。

20110224-P1000063

從「藏王山麓站」搭大纜車上來後,隨即的到達轉運點「樹冰高原站」。

正當纜車的門一打開後,我才知道什麼是寒冷,不過當時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還沒進到零下的氣溫。

20110224-P1000066

樹冰高原站。

在樹冰高原站經過短暫的停留後,我們換搭比較小型的纜車上到山頂。

20110224-P1000067

小型的纜車不像台北的貓空纜車一樣狹窄,仍舊可以搭到七到八人左右。

其實到這邊,請看身後的針葉林木,個個都開始被覆蓋上一件雪衣,而到了山頂,可想而知,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景。

20110224-P1000074

這台纜車的窗戶是可以打開的,也因此我把變焦鏡直接拉至望遠端拍攝(90mm),在這裡就可以很直覺的反應,自己很確信的要拍些什麼東西,就是針對被雪覆蓋的針葉林進行特寫。

因此,我需要把焦段拉到最遠的距離。

20110224-P1000071

這次藏王樹冰的代表作品。

前方的那座山,是標高1841公尺的熊野岳,也是這一連串「藏王連峰」的最高峰。

我體驗到焦段的運用其實沒有所謂的一定,不是說拍風景就越廣越好,而是在這樣頗具限制的環境當中(在纜車中),來挑選最合適拍攝的焦段。

20110224-P1000080

地藏山頂站。

來到終點站時還不太覺得很冷,大致上和樹冰高原站時差不多的感覺,可是,

一出纜車站門口,才知道冷的是寒風刺骨的陣陣強風。

20110224-P1000082

但似乎因為終於看見這難得一見的樹冰奇景,就算冒著手被凍傷的可能性,也要按下一張又一張的快門。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加上怕GF2會出什麼問題,往往我都是拍了一張就趕緊貼近胸口,然後用外套檔著,所以思考的時間算是蠻有限的,還好的是行程並沒有那麼樣的趕。

20110224-P1000083

在拍雪景的時候,往往最基本的認識就是通常相機需要做一下曝光補正,也就是把EV值往正的地方進行遞增,至於要加多少,我覺得那反而是看個人和當地的光線情況。

就像上面兩張,因為自己所要呈現的東西不同,自然思考面就不同,自然而然的就會產生不同曝光值,兩者感覺完全不同的照片。

其實曝光值算是其次,最主要的差別在於色溫上的不同。

此外,我會特別採用兩種格式儲存的另一個主要因素是,補正EV值時,GF2對於高光細節的處理不甚理想,常常補超過一點就蠻容易爆掉,為避免爆掉到無可挽救的情況發生,拍攝RAW檔就是多了一分保障。

20110224-P1000088

沿著地藏王菩薩的方向走,旁邊就是纜車的塔柱,這個點可以清楚的拍下纜車與雪景的互動。

20110224-P1000099_HDR

光是這個景我就拍了十幾張的照片,也運用了GF2內建的包圍曝光功能拍攝,我選用的是五連拍的包圍曝光,事後回來用HDR軟體進行合成後製。

20110224-DSC00729

我們在這裡待了許久的時間就是為了等待夜晚的樹冰點燈,我們的運氣也相當好,碰了個好天氣。

有人也許覺得奇怪,反正雪的呈現就是要一片白色,過曝又何妨?

話不能這麼說,我認為在一般情況下,雪的白並不是死白,雪的白是白的有紋理結構。至於在某些場景下,雪也不一定都是純白色的,可能受到不同時間與面向的太陽光,或是人造光的照射而有著不同色調的表現,這裡的雪就是有層次的。

20110224-DSC00730

關於樹冰夜景的部分,我則是改用NEX3來拍,因為天色實在已經昏暗,加上我個人覺得GF2的ISO可用程度大概是1250,這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極限,無奈是ISO1250依舊是拍不太起來,而且又沒有攜帶腳架。

這些情況也是事前都已經先推算過的,會帶哪幾台相機出門,大都是依據我可能會拍攝的場景而定,NEX3的任務也就是在於此。

20110224-P1000112

GF2拍攝。

在天色還未完全昏暗之前,用GF2以ISO800的感光度拍攝,右側遠方的天空可以看得出些微的雜訊,但似乎就不太介意了,看越久反而覺得雜訊點綴得剛剛好。(笑)

20110224-P1000084

20110224-P1060023

就在此刻當中,我和阿育依舊沉浸在美麗的雪景當中,

20110224-P1000079

似乎忘了在這絕對零度之下,陣陣的寒風所掀起的風暴,

20110224-P1000072

一步步的,

20110224-DSC00736

向我們接近當中。


Next:
20110224-P100011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