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2年3月22日 星期四

《絕對零度2》The Final Line:絕對零度(一)

Episode Ⅰ:岡田育是兇手?!


岡田育先生,請你等一等!(遠方傳來的呼喊聲)



岡田:??(回頭)

小林:岡田先生,我是秋田縣警,敝姓小林。(亮證件)

岡田:妳是 ... ?!難道妳是美子的妹妹小林素子小姐?!(驚訝)

小林:沒錯!我就是我姐姐小林美子的親生妹妹,小林素子。

岡田:妳怎麼會來田澤湖?(不解)

小林:因為我來調查【森吉山阿仁事件】的。

岡田:恩 ... 關於妳姐姐的事我很抱歉 ... 。

小林:關於我姐 ... 算了!沒事!(故作鎮定)


ZeroK_FLine_EP1_TopPic


岡田:素子小姐,妳一定要堅強起來,這樣才有辦法幫美子抓到真兇,以慰她在天之靈。

小林:關於這件事,我指的是森吉山的這起事件,有一些問題想要問岡田先生,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跟我們警方「任意同行」嗎?

興:等等!!

小林 & 岡田:(同時轉過頭)

興:任意同行?!那不就代表我表哥阿育涉有重嫌被列入重要嫌疑人了嗎?!

小林:坦白說 ... 是的!(沉重語氣)

興:不!!我不相信阿育會殺人。(淚)


ZeroK_FLine_EP1_2


興:我這個表哥雖然平時喜歡吃美食、買藥妝,偶爾還喜歡玩飛高高之外,他才沒有那個膽子殺人阿?!

興:請小林警官一定要相信我表哥。更何況,我表哥多麼愛著小林警官的姐姐,面對這樣充滿愛與浪漫的人,怎麼會犯下殺人事件呢?(哀求貌)

小林:大塚先生請你冷靜一下!其實,除了岡田先生被我們警方列入重要嫌疑人之外,大塚先生你也被列入了重要關係人當中。

興:怎麼會?!

小林:經過我們這幾天的明查暗訪之下,接待過你們的飯店人員和當地居民都證明了,你們兩個這幾天都是同進同出;而且在2月10號早上在森吉山上發現屍體前的一段時間,阿仁滑雪場的教練說才剛接待過你們這團旅行團。

興:小林警官,在發現屍體的那一天我們的確去過森吉山,但我們去森吉山的原因只是去參觀樹冰,沒有什麼其他的意圖。

小林:但是根據當時教練所說,你們搭乘纜車上去之後,到樹冰平之前還要走一小段路,而且那時候那段路的風雪聽說相當的大,只能跟著前一個人的腳步走,所以很有可能趁教練或團員不注意的時候脫隊也說不定?!


ZeroK_FLine_EP1_3


興:小林警官,妳這樣說就有失公允了。

興:到樹冰平的那段路的確那時風雪很大,但我們到目的地之後只是在那裡拍張照,完全沒有時間做其他事,更何況是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興:況且,有團員可以證明我們兩個當時只有在那邊拍照。(不耐煩)

岡田:你們就先別爭執了!

岡田:小林小姐,我想請妳給我一個機會,證明我和我表弟兩個人是無辜的。

岡田:還有,我有個請求。

小林:岡田先生你說吧!

岡田:那就是妳可以讓我們繼續這段行程嗎?因為接下來的這些地點,對我和小美來說都是很重要的。

岡田:然後,剛好我有話想對妳,素子小姐,(轉頭)還有興,你們兩個人說。

小林:好,我就給岡田先生一次解釋的機會,快走吧!

岡田:謝謝妳,小林警官。


ZeroK_FLine_EP1_4

(在車上)

小林:你說,你夢到了我姐?

岡田:恩,妳姐姐躺在雪地上,一直向我不斷的求救。

岡田:不只如此,自從十和田回來之後,我就一直作奇怪的夢。

小林:疑?!岡田先生你也是!!(驚訝)

小林:在案發的那天傍晚,我也去了一趟十和田調查案情,而且當時還昏倒被同事送到醫院打點滴。

小林:就在昏倒的短暫瞬間,看到了岡田先生你的背影,我心想:「岡田先生怎麼可能會出現在日本?」

小林:沒想到岡田先生你真的去了十和田湖。


ZeroK_FLine_EP1_5


岡田:我的確去了十和田湖,而且可能恰巧和你擦身而過。

興:說到去十和田湖的那一天,有件事很奇怪,應該說是有一個人很奇怪。

櫻木:大塚先生你趕快說!!再微小的一件事都好,這可能都是破案的關鍵。(興奮貌)

小林:櫻木,別插嘴!

櫻木:對不起組長。(吐舌頭)

櫻木:我剛剛忘了向兩位介紹,我是櫻木泉。

岡田 & 興:妳好。

興:妳好可愛喲~!很像上戶彩耶!(羞)

櫻木:很多人都這樣說耶 ... 。(羞)

小林:要談戀愛的話麻煩坐隔壁去!!(好氣又好笑)

櫻木 & 興:不好意思!!(低頭)


ZeroK_MLine1_File1_2


小林:大塚先生請你繼續說下去。

興:導遊因為不知道十和田湖該往哪走?所以向人問路的時候,被問路的那個人雖然車子是青森八戶的車牌,但卻一點都不像是當地的居民。

小林:何以見得?

興:他的臉看起來挺斯文的,也是一件防雪衣和一件防雪褲,同時也背了一台相機在身上。


ZeroK_FLine_EP1_7


小林:你是說像這樣嗎?

興:喔喔對!跟我的穿著差不多,不過多了一份日本人的感覺。

小林: ... 。(什麼樣才是日本人的感覺?)

興:我突然想起來了,他好像掉了一張名片。

小林:在哪?

導遊:在我這裡。(遞)

導遊:他好像是在「陸奧新報」工作,是一名記者。至於名字是 ... 南 ... 南部主義。

小林:你說「陸奧新報」嗎?

小林:「南.部.主.義」。

小林:櫻木,趕快打去陸奧新報問看看,有沒有一個叫「南部主義」的記者?

櫻木:是!(敬禮)

小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ZeroK_FLine_EP1_8


櫻木:組長,剛剛打去陸奧新報問了,報社總編輯說,「南部主義」這個人大概在兩年多以前就已經離職了。

櫻木:總編還說,常常會收到匿名的人傳送過來警方的搜查訊息與進度。

小林:那就對了!南部主義這個人和這起阿仁事件肯定有重大關聯。

小林:那報社那有沒有他的住址?

櫻木:這是他的住址,只不過不知道還住不住這?


秋田市大町一丁目3番30號


小林:那我們快過去吧!


ZeroK_FLine_EP1_9


小林:(望車窗外思考中)

小林:櫻木,我覺得有點奇怪。

櫻木:恩?

小林:我指的是那個記者。

小林:警方明明事先沒有向記者透露出要去十和田湖搜查的消息,就算有人不小心說出去了 ... 那為什麼總是讓 ... 。(邊講邊思考)

櫻木:總是讓什麼?

小林:為什麼總是讓「陸奧新報」搶先獲得消息呢?

岡田:素子小姐,還有一件奇怪的事情我想跟妳說,雖然只是一個夢境,但卻是相當的真實。

小林:恩,好的。


ZeroK_MLine2_EP3_6


岡田:話說我曾經夢到なまはげ拿著一把刀想要殺我,就在不久之前。

岡田:印象中,當時我正在樹冰旁拍照拍得很高興,突然他一句話也不說的向我衝過來。

岡田:現在想一想,跟館長說的なまはげ不一樣。

小林:你說的館長是「なまはげ傳承館」的那位嗎?

岡田:恩。

興:館長說なまはげ其實是面惡心善的,不會做出危害人間的事情。

小林:說實話,昨天傍晚去拜訪館長時他也這麼說過。

櫻木:組長,剛剛說那位記者叫「南部主義」是嗎?

小林: 是阿!有什麼不對勁嗎?

櫻木:他的姓氏叫「南部(なんぶ)」對嗎?(噗哧一笑)

小林 & 岡田 & 興:這有什麼好笑的?

櫻木:沒事,只是覺得很有趣。你們想一想,なまはげ如果念快一點的話,是不是跟南部(なんぶ)的發音有點類似呢?這不是很有趣嗎?(笑)

興:對吼!

小林 & 岡田:不過有可能也只是巧合,等到目的地之後就會比較明朗了。(有默契)


ZeroK_FLine_EP1_11


興 & 櫻木:奇怪,怎麼會是「秋田市民俗技能傳承館」?(有默契)

岡田:不管了!興,先幫我拍一張再說。

小林:先進去問看看再說。


ZeroK_FLine_EP1_12


館方人員:您好,歡迎來本館參觀!

小林:你好,我是秋田縣警。(亮證件)

館方人員:警察小姐妳好,有什麼事情嗎?

小林: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你們這裡是不是:「大町一丁目3番30號?」

館方人員:是阿!

小林:那你們是很久以前就在這裡了嗎?

館方人員:是阿,這個館已經在這裡很久了,大概已經開館二十年了。

小林:那我想請問一下你認識不認識這個人。(遞名片)

館方人員:不認識耶!

小林:恩,那謝謝你!

館方人員:不過 ... 。

小林:有想起什麼事情嗎?

館方人員:沒有,只是我覺得他的名字挺有趣的,南部主義。

小林:哪裡有趣呢?

館方人員:有看到那個嗎?(指)


ZeroK_FLine_EP1_13


小林:恩,不過怎麼了?

館方人員:再仔細看一下上面木牌的名字。


(一群人越靠越近)

ZeroK_FLine_EP1_14


櫻木:阿!!

小林:怎麼了?

(眾人將目光轉移到櫻木身上)

櫻木:組長,你看上面這三塊木牌上的名字。

小林:我看到了,怎麼了嗎?

櫻木:由右到左三塊木牌分別是:「南部信直、大高主馬、長牛友義。」

櫻木:而那個報社記者的姓名剛好是這三塊木牌名字上的組合:「南部.主.義」。

小林:對吼!也就是說,那個人用的是假名了喔?

警察B:組長,剛剛我們查過「南部主義」這個名字,並沒有這個人的存在。

小林:果然,我們都被騙了!(憤怒)


ZeroK_FLine_EP1_15


小弟弟(對櫻木說):警察姐姐,妳要玩玩看這個竿燈嗎?

櫻木:哇~!好像很好玩呢~!

館方人員:這個竿燈可是我們秋田這裡的傳統。

櫻木: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

小弟弟:我的名字叫「倫倫」。

櫻木:倫倫小弟弟,可以借姐姐拿拿看嗎?

倫倫:好啊!(微笑)

倫倫:姐姐,我有一個秘密要跟妳說喔?

櫻木:什麼秘密?!

倫倫:就是前幾天我們到有兩個女生雕像的那個湖去的時候  ...

...

櫻木:什麼?!


ZeroK_FLine_EP1_16


岡田:興,快來幫我和解說員拍一張!

小林:我真的猜不透岡田先生在想什麼?從他的臉上完全看不出一絲的慌張與悲傷。

興:其實阿 ... 我表哥只是裝的。

興:人家說:「往往外表表現得愈堅強、愈不在乎,其實內心就愈脆弱、愈在乎。」

興:我想小美姐之所以會喜歡我表哥,一定是因為想保護阿育那脆弱的一顆心。

小林:恩 ... 。(凝視著阿育)


ZeroK_FLine_EP1_17

竿燈祭-是秋田這裡的傳統民俗節慶,祭典於每年夏天,也就是八月的時候舉行。其實談到日本的祭典想必大家都略有所聞,祭典的類型與作用也是千百種,每個地區的祭典就有著各式各樣的形式表現,因為隨著每個地區的民俗傳統不同,自然而然就衍生出每個地區都擁有著自己特色的獨特祭典。
竿燈祭的作用在於去除盛夏的病魔和邪氣,並且驅逐睡魔的一個祭典儀式,以江戶時代寶歷年間(1751-1764)所流行的儀式為原型發展而來。
詳細的竿燈介紹資料可以來這裡看。 

ZeroK_FLine_EP1_18


小林:岡田先生,我很抱歉!

岡田:抱歉什麼?

小林:我應該再多求證一點,不應該只看到表象就妄下定論。(愧疚貌)

岡田:我懂妳那急迫的心情,就跟當初我失去小美一樣,我們都一樣。(遠目)

岡田:妳一定要相信我,我跟妳都一樣,我會再踏上這塊土地,都是為了尋找真相。

小林:岡田先生 ... 。

櫻木:組長,重大發現!!

小林:什麼事情那麼著急?

櫻木:剛剛,跟岡田先生同團的小弟弟跟我說了一件事情,同時也向他的父母求證過了!

小林:慢一點,慢慢說。

櫻木:就是阿 ...


(櫻木和倫倫的對話)

ZeroK_FLine_EP1_19


倫倫:姐姐我跟妳說喔,那一天我們去那個湖的時候,因為我和爸爸在打雪仗,結果我抬頭看到一個叔叔在偷看我們,而且還對我微笑喔~!

櫻木:那在場的除了爸爸還有誰?

倫倫媽媽:還有我。

櫻木:那媽媽妳有注意到那個人嗎?

倫倫媽媽:有,但是當時因為我在幫他們倆父子拍照,又想說可能是當地人,所以後來就沒再注意了。

櫻木:那 ... 有可能是團員嗎?

倫倫媽媽:絕對不是!我確定那個人不是我們同團的團員,很顯然的是一付陌生的面孔。

倫倫:姐姐,還有喔~!那天我們去看煙火的時候,我還看到那個人跟在阿育叔叔的後面唷!

櫻木:你說那個人偷偷的跟在阿育叔叔的後面?

倫倫爸爸:這個我可以證明!的確那個人是跟在後面,而且看起來相當的可疑。

櫻木:謝謝你們的證詞,這是一個相當有力的證明。

倫倫媽媽:我相信阿育先生不會殺人,因為他對我的孩子真的很好。

倫倫:姐姐,阿育叔叔是好人,不是壞人。

櫻木:好,我知道了。(笑)


20110225-DSC00768


岡田:這樣說起來我的夢應該就是真的。

岡田:其實從去年來山形時我就覺得有人一直在暗處窺視我,但就是無法確定那是人還是鬼?

小林:這樣的話那個 ... 暫且稱他為「南部主義」,他的涉案程度非常的重大。



櫻木:組長,仔細想想真的很奇怪。

小林:什麼?

櫻木:在十和田湖接受記者們聯訪的那一天,我就一直覺得裡面有一位記者很奇怪,他的臉上常常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最重要的是特徵跟大塚先生、導遊和團員們都說得很相像。

小林:妳說那天的記者訪問嗎?(思考貌)

櫻木:恩對。


(小林回憶中)

ZeroK_MLine1_File1_TopPic


(記者訪問中)


記者:我想請問一下小林小姐,關於昨天發生在北秋田市的事件,警方已經有了偵辦方向嗎?另外,這起事件和一年前的山形藏王事件有關連嗎?


小林:各位不好意思!關於這起的森吉山事件,我們警方仍在搜查當中,如果有消息,會在通知各位記者先生小姐。至於跟一年前的藏王事件有否關連?這點正請山形縣警協助,調閱檔案紀錄中。


記者:那麼,警方今天特地大動作的到青森縣的十和田市來,是否已經掌握到兇手的行蹤了呢?還是說兇手和這裡有什麼密切或者是地緣關係呢?


小林:各位 ... 各位,真的很不好意思!關於這個問題我無可奉告,而且偵辦中案件我不便透漏太多,謝謝!


(不好意思!各位讓一下好嗎?)




小林:我終於懂了!那個正確死亡時間點是不可能有人知道的 ... 。

小林:除非 ... 。


ZeroK_MLine1_File1_15


也就是說,我在十和田湖看到的背影,其實是那個化名為「南部」的人。當時會如此的頭痛欲裂也是基於警察的第六感知道,知道那個人就在附近監視著我們警方。


ZeroK_FLine_EP1_23


(各自私語)

岡田:館長說的沒錯,なまはげ是面惡心善的,絕對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

小林:有人竟敢污辱了なまはげ的真正使命,我絕對不會輕饒他!


(耳邊傳來喃喃聲)

ZeroK_MLine1_File2_13


館長:なまはげ的清白就拜託你們了!


20110226-P1000366


小林美子:育和素子,找出真正的兇手,一切就交給你們了!


ZeroK_FLine_EP1_26


(小林和阿育異口同聲)

我,一定會抓到真正的兇手!!


.
.
.


Next:

《絕對零度2》The Final Line 封面照片
《絕對零度2》The Final Line:絕對零度(二)



【旅遊資訊】



同時發表於 中時部落格



2 則留言:

  1. 這篇篇幅比較長,看起來很過癮,而「南部主義」這個梗,觀察非常細微。能登場的角色都上過一輪了,應該只剩......

    回覆刪除
  2. @ginza

    因為是SP特別擴大版當然篇幅會比較長。

    下一回剩下的就會登場,故事也會結束,

    第三回的「雪之淚」跟故事就沒關係了。

    P.S 這是劇透留言無誤XDDD

    回覆刪除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