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

一、啟程


2013_Tokyo_Japan_Chap1_1


去年的十一月底,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情。

在得知消息的第一個星期,我的頭腦思考千頭萬緒,甚至覺得,一如往常習慣的生活步調會要就此改變。在這件事之前,我們早就已經安排了一趟京都之旅,定在隔年的元月底。因為這件事的突如其來,也因為這件事的緣故,產生了不可預期的變化。


[獨白]

從各方面的判斷下,我仍決定向家人們提出京都之旅想繼續的想法。過去和父母之間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其實大都會拿出來互相討論。最後的結論,父母親也都認同我的想法,也覺得現在這個時候,只要維持著計劃好的生活步調持續下去。

當這個想法在父母以外的地方提出以後,有些人表示贊同;但我心裡明白,並非所有人都會是這麼能夠理解。他(她)們也許會認為:「現在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情,又怎麼能夠離開家人的身邊,萬一有什麼個萬一的話 ... ?」之類的想法。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斷,這也讓自己與他(她)們之間產生了意見分歧。所幸,無論是旅行方面一切都很順利,家裡面都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2013_Tokyo_Japan_Chap1_2


因為京都行這件事,讓自己和家人們起了爭執。而後,為了執行我的想法,開始轉為比較低調的進行,只告訴了少數的幾個人,然後安排了一趟東京之旅。過程中,幾經幾番考量思考下,我選擇了在時間點上可能比較合適的三月份。

在這之前雖然去過了好幾次日本,不過沒有一次是自己前往。甚至在台灣,我都沒有一個人長途旅行過。

頭一遭、頭一次的單獨旅行經驗,我給了日本,而不是台灣。


2013_Tokyo_Japan_Chap1_3


前面的幾次日本旅行,有一半我給了東京;第一次的日本之旅,也是給了東京。


東京,是我對日本最熟悉的城市。

然而在出發前,心中難免有許多的忐忑不安。不時的一次再一次的確認行程,並因應著每天天氣的變化,想了好幾套備用的行程劇本。買機票並不難,訂飯店也並不難,行程景點的規劃也是不難,

難的是,我要對抗內心無數個小劇場的自己。


我想有過一個人旅行經驗的人,在事前應該都會想很多有的沒有的事情 ──── 怕自己的語言不通,怕進餐廳不會點餐,怕走錯路等等。很多事情就算是已經有了經驗,內心還是湧出很多這樣的想法,加起來就跟相機說明書一樣的厚實。

害怕是絕對有,但我卻從沒想過要退縮。在我內心裡,一直期望能夠短暫的離開台灣,到一個不會有任何人認識的國度。


然後,然後就在這弥生的月份裡,

出發了。


[啟程]

2013_Tokyo_Japan_Chap1_4


兩個半小時左右,眼前出現一條明亮的通道,這裡就是東京的羽田機場。

過去的東京行都是在成田機場上下機。從京都轉為東京行的當下,我第一件想走的行程路線,就是走「松山羽田」的新航線。立刻查了早去晚回的航班,結果是自己熟悉的日航。就在日航的網站上買了機票,宣告了旅途的開始。

就這麼著,已經在松山機場的候機室等待出發。


2013_Tokyo_Japan_Chap1_5


在背包客棧上看了很多一個人旅行的背包客,也看了很多的部落格遊記。開始覺得敢一個人行動的人還真不少,所以我覺得這應該是一件難度不高的事,更何況又是去日本,而不是印度。

當我通過松山機場的隨身行李檢查之後,正排隊等候通過海關人員的查照檢驗時,旁邊突然的冒出一位男海關人員向我招了招手,示意著我過去。在那當下我有些驚慌,不知道海關要找我幹什麼?難道是我的行李檢查有什麼問題嗎?

正覺得感到有些緊張和困惑的時候 ────


他問說:『你當兵了嗎?』

我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嗯 ... 當了。」

實際上,我是免役體位。

他說:「來吧!我幫你辦自動通關系統。」

這時候我才恍然大悟,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在申請書上簽了名,他又問我一句:『去日本玩嗎?』

我回答:「是的。」

他又說:『一個人嗎?有朋友在日本嗎?』

我又回答:「嗯,一個人,沒有朋友在日本。就只有我一個人而已。」

他笑了笑說:『那還真是勇敢。』


簽了名,還我護照之後,自動通關的申辦就已經大功告成。接著,海關先生指示著我怎麼使用這套自動通關系統。兩三下,經過了兩道的驗證程序(查驗護照、視網膜掃描),不用一分鐘的時間就完成了通關程序。

走過通關閘門,回了頭跟那位海關先生道了謝以後,繼續往候機室的方向走。松山機場並不大,走沒兩步路就看到了候機室。回想著剛才那位海關先生對我說的話,原來只是一個人旅行也會被人稱讚。

「剛剛那應該是一句稱讚的話語,沒錯吧?」

我問了問自己。


2013_Tokyo_Japan_Chap1_6


三個小時以後,我看著手中的車票。

真的已經在東京了嗎?

是真的!(難掩興奮之情)


這兩張票一張是從機場搭乘京急線的車票、另一張是東京地鐵一日券,屬於優惠的套票之一。優惠票券是在京急線的遊客服務中心購買,服務中心有會講英文、日文、中文、韓文等各國語言的服務人員。

服務台前有兩位女性服務人員:一位年紀比較輕,大概才二十幾歲左右;另一位年紀較長,大概是四、五十歲左右。

一開始接待我的是年紀較輕的那位女生,用不是很流利的中文,問我:


『要去哪裡?』「我要去巢鴨。」

『"巢"什麼??』「巢鴨 ... す.が.も」用日語說了一遍。


『喔!すがも!!』『中文是念巢 ... "阿"?』


「是"鴨",不是"阿"。」我緩慢地再說一次。



旁邊忙完和另外一位旅客交談的中年女性聽到我和這位小姐的對話後,馬上轉過頭來詢問我需要什麼服務?

聽她的腔調應該是我們台灣人沒有錯。因為在她交給我這兩張票的同時,也給了我兩本東京觀光指南、一張7-11飲料兌換券、以及一盒清涼喉糖。並跟我說,口渴的話可以到樓上的"Seven"去換一杯飲料。

雖然沒問她,但卻已經十分確定是我們台灣人沒錯。


買完票後,

對著那位說著一口不是很流利中文的日本女生笑一笑、並點了頭,就往驗票口走去。


2013_Tokyo_Japan_Chap1_7


抬起頭看著前方斗大的藍色牌子寫著:

「品川、東銀座、淺草、橫濱方面。」


「品川啊!」

回想起第一次到東京的時候,曾經住在品川車站前的王子飯店。

我真的好久沒來東京了!

(拖著行李繼續向前走。)


2013_Tokyo_Japan_Chap1_8


上了電車後,同一側坐在我右邊的是一對情侶(或者是夫妻?!),他們也是跟我搭同一班飛機的台灣人。男生的手中拿著一本東京旅遊書,正跟女朋友討論著之後要去哪裡;女生則是頭微靠在男生的肩膀上,滿臉笑容的跟男朋友有說有笑的討論著行程。

坐在我的對面,右前方是帶著白色口罩的日本人。因為正值花粉期,三、四月的日本街頭有很多人都會帶著口罩,而且只要有戴口罩的人,口罩的顏色大都是全白色。第二天出門的時候,我戴著在台灣買好的綠色口罩時,感覺那時的自己其實還蠻突兀的 ... 

在白色的口罩陣中。


至於對面的左邊,同樣是來自台灣的一對母女。從女生的外表來看,是個蠻會打扮的女生;而她的媽媽似乎也有化點妝,看起來也挺年輕的。兩個母女一個人各帶著一件硬殼的行李箱,看起來應該是來日本逛街、買東西為主。至於其他人的話,車上大部分都是日本人,其他的像是少數的歐美單獨背包客。

絕大多數遇見的,至少都是兩個人、或者兩個人以上。


2013_Tokyo_Japan_Chap1_9


從羽田進到東京市區真的很快!

大概二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往窗戶外一看 ────

下方的鐵路軌道上,正行駛著一輛NEX特急,而在軌道兩旁,是熟悉的東京高樓大廈。


我選擇落腳的地點對一般的觀光客來說,或許聽過,但應該不太會去住在那 ─── 不是在品川、淺草下車,而是在一站名為「三田」的車站下車,然後還要再轉搭地鐵。搭乘京急線最方便的就是它已經跟都營淺草線直通了,從羽田機場可以一路不用轉車的搭到淺草。

在淺草線三田站下車之後,在此轉乘「都營三田線」。


2013_Tokyo_Japan_Chap1_10


等車的時候,我看到月台的圓柱上貼了「WiMAX」的無線網路標誌。這個名詞相信很多有用網路的人都不陌生,這也是我們台灣一直說要建構的高速無線網路,只是到現在似乎 ... 還沒有什麼下文。

殊不知,別人早已經領先了好幾年。


2013_Tokyo_Japan_Chap1_11


在三田站下車之後,再轉乘一次到都營三田線,然後前往飯店所在的地方。與其說這次是住在一家飯店,到不如說是住在一間大型公寓。更貼切一點來說,比較像是住在日本的學生宿舍更為恰當些 ────


我就住在「巢鴨」,

這個名為「老人的原宿」的地方。



Next Chap:

2013_Tokyo_Japan_Chap2_5



3 則留言:

  1. 你讚喔!雖然家裏有些事,但還是一個人背著包包去旅行了!
    人生就是這樣,沒有辦法什麼都準備好的!
    雖然古人說父母在不遠遊,
    但是我相信父母也不希望綁住自己的小孩的! ^^
    ...你一個人的旅行,很讚喔!我有時也會一個人旅行,
    包括之前曾一個人騎著腳踏車環台灣島一圈!

    回覆刪除
  2. 有時一個人的旅行
    真的可以看到更多
    也可以體驗更多
    版謝版主大大的分享
    相信您的收獲一定很多

    回覆刪除
  3. @自由行

    謝謝!一個人騎腳踏車環島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那就是一種體力、耐力和意志力的挑戰。

    @台北市記帳士

    我自己是不確定有沒有收穫很多,但有感覺到一些跟以前不太一樣的事情倒是真的。

    回覆刪除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