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3年4月17日 星期三

Episode 2、XZ-2,兒時的記憶之旅

2012年12月15日 星期六 下午

頭城大里


大里車站


計畫中,是打算在元月的京都之旅的時候,順便把XZ-2給帶上。因為既然都借了相機,自然就不是只為了拍個幾張開箱照草草了事,沒有什麼意義。原本是想透過京都之旅,把XZ-2和遊記系列文章給放在一起介紹;但無奈人算不如天算,也就只好利用短暫的出門時間使用它。

因此選擇了離家不遠的頭城大里,以及蘇澳的南方澳漁港。



大里老街


我必須說,光是寫寫相機硬體文,那是一件有點乏味的事情。比起單純的相機文,我還更喜歡寫遊記多一點。另一方面,我想大部分人買相機,一定都會有出門帶著它的經驗,也一定有一大部分的人,是因為要出去玩才會帶相機出門。

所以我覺得,透過遊記的方式來點出相機的一些想法,是最生活化、也最貼近大眾的方式。


月台天橋


大里,擁有很多小時候的記憶。

以前家人們總是會搭著在當時,車窗得用手打開,進山洞時還要吸著柴油味的普通車,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間來到大里。再瘋狂一點,則是大家約一約,騎著幾台摩托車,一路浩浩蕩蕩的從羅東騎到頭城。那時候還小,常常被爸爸載在前面,一路從羅東坐到頭城,老實說屁股還真的蠻痠的。(笑)


頭城大里海岸


那一段過往記憶,就跟以前常常搭著火車從羅東到台北一樣,沿途的景色永遠無法忘懷。因為記憶,才有了習慣,所以這片景色才會不斷的讓自己去回憶它。

用相機也是如此。

習慣先預設相機立場,預設相機會拍出什麼樣的風景來,透過一次又一次的修正,來完成最接近心中的風景。


大里天公廟


大里,只是頭城沿海的小小村莊。

這裡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有,那就是「大里天公廟」。

在沒有北宜高速公路以前,台北宜蘭往來的公路就只有兩條:一條是北宜公路、一條就是會經過天公廟的濱海公路。所以在當時,大里的這座天公廟往往一到假日更是人滿為患。除了因為是位於交通要道旁,天公廟這裡,

也是草嶺古道的入口。


龜山島


每台相機會因為感光元件的不同、鏡頭的不同,廠商影像調教的差異,往往同一景色下,會有不一樣的色彩呈現與落差。我所說的預設立場,其實就是依照過去的使用習慣、色彩模式、白平衡等等,來想像這台相機拍出來的會是心中所預設的影像。

當然實際上絕對會有落差,至於多與少都無所謂,那些可以在慢慢調整。


頭城沿海


如果真不知道要怎樣來預設立場的話,那就依照自己所要拍攝的題材,透過相機的建議來決定預設值。

例如,因為自己以拍風景居多,預設值通常會調整到Vivid模式。簡單一點的話,就是在相機本身所提供的場景模式下,調整到適合拍風景的一個模式。其他的像是白平衡、感光度等等,因為是白天,基本上都維持在「自動」的設定下不會有什麼問題。

有時候拍照並不一定要那麼累,視自己旅行的人數和方式來決定怎麼拍會比較好。


天公廟前


這次是第一次帶XZ-2出門,頭一個感覺到的就是影像品質相當的好。原本還有點擔心XZ-2採用了比上一代還小一點的感光元件,加上又是CMOS的關係,因此相當的質疑它的表現真會比上一代好?

實際使用之下才感到放心許多。久而久之,還喜歡上XZ-2在藍色和綠色的表現。而且XZ-2和XZ-1的色彩表現可說是不太相同。也許是因為這代相機是CMOS感光元件的緣故,色彩確實比XZ-1還淡了一些,少了點有年味的色調。(偏紅色調)


下次再會


「旅行有必要那麼累嗎?有必要事先想那麼多嗎?」


又或者是說,拍出來的成果假如和想像的差異太大的時候怎麼辦?一次又一次的去調整,這對只是要拍個照當做記錄的人來說,那是多麼麻煩的一件事!

沒錯,要獲取心中理想的影像,在那之前都是必須付出時間和心力,並不只是單純的相機好壞的問題。我想說的是,不可能每次都會全然一次到位。即便是再好的相機,都是需要花時間去磨合;反過來說,即便只是一台小相機,也可以有不錯的影像成果。



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下午

蘇澳南方澳


蘇澳港


隔天,改騎摩托車來到了南方澳。

除了大里之外,南方澳是自己兒時記憶中不可或缺的地方。以前爸爸也常常騎著摩托車,載著我和媽媽來南方澳買魚。特地跑來南方澳買魚的原因無他,就是「新鮮」二字。在羅東的市場也有著不少的漁販,但是從漁獲上岸後,到不靠海的羅東市場販售的時候,已經過了一些時間,自然新鮮度不比從剛上岸就買到我們手中的南方澳。

偷偷說,我並不愛吃魚。


海上的守衛塔


這兩天的運氣都不錯,無論是大里還是南方澳,都有著不錯的天氣可以拍。


豐富的魚貨


現在我們已經幾乎沒來南方澳買魚了。

來到南方澳以前,一定會先經過蘇澳市區。進入南方澳前與後的差異,就是有沒有撲鼻而來的魚腥味的差別。


豆腐岬海灘


這裡是小時候來到蘇澳時,就會來的一個小海水浴場,叫做「豆腐岬」。這裡並不會說很遠,就在從前面照片的那座南方澳大橋跨過去了以後,就是目的地。

有看到右前方那塊突起的山壁了嗎?這就是它名字的由來。


玩耍


我常帶的相機當中,幾乎都是搭配廣角的鏡頭,所以很少有長焦段捕捉的照片。因此帶這種可以變焦的小相機剛好可以補到不足的焦段;112mm的焦段儘管也不是說很長,但一般較遠距離的主體,用這個焦段來捕捉其實已經很夠用了。


各式各樣


小時候的記憶,猶如這一顆顆造型不同的石頭所組成,不同地方也都代表著不一樣造型的石頭。


煙囪的吞雲吐霧


當我們抓起這一顆顆石頭,把它拋向前方不遠的大海當中的時候,各個都轉變成我們心中最值得回味的記憶。


生魚片攤


「拍個照而已,我可以不要那麼麻煩嗎?」

「想吃個生魚片而已,我可以不要那麼麻煩自己買魚回去切,請別人代勞可以嗎?」


漁村巷道


小時候,我不太能接受刺鼻的魚腥味。之後,我開始對這個地方感到有點厭煩,甚至覺得還是生活在不靠海的城市裡好。

長大後,再次來到南方澳以後,我的想法和感受變了。


沒落的商店街


在相機螢幕上看到的一切,拿到電腦螢幕上看卻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真的感到前面那些太麻煩了,那麼至少,至少要確定相機螢幕上看到的會跟其他地方所看到的是相近的。進入數位相機時代後,機背多了一個螢幕可以檢視所拍的成果,久而久之,除了不加思索的拍了又刪、刪了又拍,還會養成過度依賴螢幕檢視的習慣。

習慣了相機螢幕的色彩,似乎認為相機螢幕上的一切就是真實;小時候對漁村沒有什麼眷戀的記憶,長大後卻是有如此大的差異與不同。


討海人的生活


長大的我,對於漁村的生活感到有些的嚮往,也有些羨慕。我羨慕這些生活在海邊的人們,能夠每天看著海的那一方,

似乎就能,

忘掉煩惱、忘掉憂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