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三、款待之意


2013_Tokyo_Japan_Chap3_1


用完餐、付完錢之後,我麻煩正在忙碌的她(他)們讓我拍下這一張照片。當下我並沒有發現到老闆娘的眼睛剛好是閉起來的,而是在前往新宿的山手線上才發現到。過去的習慣我會拍兩次(不是連拍),可是因為她們正在忙著煮咖哩,也就不太好意思麻煩他們再拍第二次。

雖然單就照片來說,拍起來的成果是不成功的;但是卻由於這樣的遺憾,加深了我對於古奈屋的印象。



2013_Tokyo_Japan_Chap3_2


一晚單人房價只要四千塊,雖然房間的一切清潔都需自己整理,過著如學生宿舍般的生活。

還真是不錯呢!

從進房間以後,儘管已經有些疲憊,看到床鋪更是想馬上躺下去睡個午覺。不只這一次,每一次來日本自助旅行,總是在第一天想著同樣的事情:


「我好想先睡一下!」

「旅行前一晚根本都睡不太著覺。」


儘管腦子裡每一次都這樣想,實際上還是不能把這裡當成是「真正」的學生生活。如果說,我在這裡待上個一年半載,那我肯定倒頭大睡。(真心話)很可惜的是只有短短的六天,得要充分的利用一下寶貴的時間。


2013_Tokyo_Japan_Chap3_3


飯店公寓的服務櫃檯在地下一樓,每次進出都一定會經過櫃檯前面。有行李進出的話,也是要自己提上拉下,是有一點點的麻煩;與其說是櫃檯,並不是一般飯店的那種 ─── 原木或是大理石櫃檯桌面上總是會擺著一盞頗具歐式古典風格的暖色檯燈,並放置著一張可供顧客方便書寫的牛皮墊子。簡單來說,其實就跟管理員室沒什麼差別。

離開公寓大門口上了階梯,正前方有一家自助洗衣店,而洗衣店前的人行走道上,佇立著一個標準的紅色日本郵筒。有寄明信片習慣的人,可以在郵局先買好郵票,回飯店時可以一併投遞明信片或者是信件。面對著郵筒的左邊,走兩步路就有一家7-11便利商店;右邊過去,就是往巢鴨車站的方向。


2013_Tokyo_Japan_Chap3_4


就在對抗睡魔的同時,我習慣性的先打開電視,後來再打開電腦,然後開啟通訊軟體打電話回家報平安,最後在社群網站上發訊息。

很快的就過了一個小時,差不多該出門了。

時間寶貴。


[地藏通商店街]

2013_Tokyo_Japan_Chap3_5


「地藏通商店街」是巢鴨最著名的景點,從日本當地人到國外的觀光客,來到巢鴨一定會來到地藏通商店街。來到商店街這裡,也最好是白天的時候到訪;夜暮低垂,商店街的店家們很快的就會陸陸續續的關店休息。

白天來的時候,會碰到許多日本的老人們來到這裡觀光,因此這裡才有「老人們的原宿」的稱號。


2013_Tokyo_Japan_Chap3_6


從飯店出來後我並不趕著搭車去新宿。初來乍到一個新的地方,應該要先跟當地神祇先打個招呼,順便熟悉一下附近有什麼可以買東西、吃東西的地方。商店街這裡的店家很多,可是卻無法一一細數,畢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也就沒有從頭走到尾的走完一遍過。

我習慣性的會在旅行的前一兩天就把要買的東西先給買好,後來才可以專心於到其他地方走走拍拍。最後在商店街這裡只去了連鎖的OS藥妝店,買些自己需要和別人交代的藥品,在這也遇到了熱心的店員 ────

只不過 ... 有點熱心過度就是。


「我想要若元錠。」

『是這個嗎?一千顆裝的。』立刻拿了出來。

「(點頭)... 那我要兩瓶。」用手比著 " YA ",代表數量 " 二 " 的手勢。


『推薦你買這種的。』迅速拿了另外一個牌子的藥品出來。

『*&*^%%^  ... 』滔滔不絕的說著。

「謝謝!」我尷尬的笑著。

「我還要那個 ... 」請他再拿另外一種藥品。


「XX牌的B群。」手指著後方的藥櫃。

『是這個嗎?』把藥品放在我眼前。

「對!這個也要兩瓶。」再次比出同樣的手勢。


『我推薦另外一個牌子。』手往後又撈了一瓶不同牌子的B群到我眼前。

『%^&$%$ ... 』滔滔不絕的又說了一堆。

「真的很謝謝你!」

然後我就快速的結完帳走人,趕緊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家藥妝店的消費年齡層大都是以老年人們居多,連店員都練就一身超會跟客人推銷產品的本領。而且直到最後,這位男店員似乎從頭到尾都沒發現我是一個外國人,也沒察覺到我那頻頻露出一副詞窮狀態的表情。


[水洗觀音]

2013_Tokyo_Japan_Chap3_7


商店街裡的高岩寺旁供奉了一座「水洗觀音」。

據說有很多的日本婆婆媽媽、叔叔伯伯只要造訪此地,必定會特別來這裡參拜,而且參拜的方式其實還蠻特別的。我拿著相機一邊拍、一邊看著別人怎麼做,

步驟很簡單,只要 ───

從觀音像旁的白色籃子裡拿出一條毛巾,拿起杓子並盛滿水,接著把水緩緩的給淋在觀音像上,然後輕輕的擦拭著你(妳)希望自己身體被治癒的部位即可。

這跟把香爐上的裊裊白煙給撥在自己身上是同樣的意思。


[巢鴨古奈屋]

2013_Tokyo_Japan_Chap3_8


就在水洗觀音旁的小門外的小巷子裡,有一家外觀小小的、但看起來很溫暖的餐廳。原本還在猶豫要不要進去吃?我在這此鄭重聲明,不是自己不敢進去吃,而是要不要在今天就進去吃的問題?等等還要去新宿一趟,所以正在思考著,這裡、又或者去新宿吃會比較好?

正猶豫著要不要進去吃的同時,習慣性的還是會先拿起相機,對著店門口拍照。正好老闆娘看見了我,並開口說:


『你是要用餐的嗎?』

「ㄟ ... 是的。」不太好意思拒絕。

「那 ... 請問妳們營業到幾點?」明知道營業時間,還是問了一下。

『我們到六點為止,現在還可以進來用餐。』

「好。」


於是老闆娘打開門讓我進去,引導我進到入口旁角落的兩個座位;最邊邊的座位是讓我放背包的,另外一個當然就是讓我坐的。接著她又問我說:


『你知道我們在台北有開店嗎?』

因為一開始我就跟老闆娘表示我是從台灣來的。

「我知道。」

『那有去吃過嗎?』

「... (搖搖頭)」我笑笑的表示沒有。


2013_Tokyo_Japan_Chap3_9


店裡內部空間的用餐座位並不多,我算一下大概才十個左右。店裡很一種日式居酒屋的格局,不過卻又跟一般的居酒屋不太一樣 ─── 暖色調的燈光,採用了許多木頭材質的裝潢,感覺比較像是西式的餐廳。

放下背包、就定位後,老闆娘過來幫我繫上紙做的「圍兜兜」,並且親切的詢問我說:


『因為怕吃麵時咖哩會沾到衣服上,我是否要把外套給脫下來掛在後面的掛勾上?』

「這樣就可以了,謝謝。」我笑著回答。


2013_Tokyo_Japan_Chap3_10


獲得老闆娘的許可,我拍下了大廚煮咖哩的照片。

我好奇的往廚房探頭一看,裡面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明亮乾淨,保有日本人一貫的作風和堅持。這讓我們這些用餐的客人們除了享受親切的服務、美味的餐點以外,還給了我們一個溫馨舒適的用餐環境。


[天使炸蝦咖哩烏龍麵]

2013_Tokyo_Japan_Chap3_11



「咖哩真的是很濃醇、很好吃。」

不過讓我當下感受最深的不只是因為食物而已,而是老闆娘的「款待之意」。想要品嚐古奈屋的咖哩烏龍麵並非難事,也並非一定得親自跑到日本一趟;但就在跑了這麼一趟本店之後,我體會到了,或許在台北的分店所無法感受到的款待之意、款待之心。


套餐附有:炸蝦一隻、咖哩烏龍麵一碗、以及自製的甜點布丁一份。

這就是老闆娘推薦的 ────

天使炸蝦咖哩烏龍麵。



Next Chap:

2013_Tokyo_Japan_Chap4_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