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十三、Orange Days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1


我與你素未謀面。

午後的鎌倉,往來行人的步調愜意,旅人的內心卻百感交集。妳的一舉一動、一景一物著實親切;妳擁有京都的溫文儒雅,奈良的博大精深;平實中帶有不凡氣息,傳統中結合著歐式風格。如牛奶與紅茶般,交織出一段既古典、又現代,且充滿橙色記憶的城市。

可惜相處的時光短暫,妳對我用心款待;身為旅人的我,卻心繫他處 ...


[前往長谷]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2


下午兩點,江之電。

距離估算的日落時間已經剩三個半小時左右了。因為擔心接下來的行程時間不足,所以帶著緩慢的步伐、有點慌張的心回到了車站。

今天早上從新宿搭小田急的急行電車,讓我體驗了一趟不是很舒服的乘坐經驗。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時間,前半段,車上有很多通勤的人,我的左右兩旁也都有坐著人,緊靠著自己,被擠壓的感覺令人感到不是很舒服。一直到了後半段,人越來越少的時候,才把新宿車站買的三明治和午後奶茶一直放到快到藤澤站才吃。

中午在江之島上的某台自動販賣機投了一瓶運動飲料、一罐熱咖啡,順勢就當作了午餐。我從一早的恍惚,到接下來的回神、放鬆,然後驚覺到鎌倉的時間好像被江之島壓縮到的這段時間,也不過才短短的三、四個小時。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3


中途在「長谷」站下車。

從車站出來,我帶著一點快步走的節奏,前往「高德院」。

儘管帶著有點快走的步伐,但還是有在瀏覽街道路上左右兩側的景色。原以為在著名的「鎌倉大佛」附近,應該整個都是日本傳統的木造房屋圍繞著,又或者是類似於奈良傳統町街的那種特色街道;可是這裡的一切,傳統中摻雜著一些西化建築,頗有近江八幡和自由之丘綜合體的味道。


[高德院 鎌倉大佛]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4


在外面的售票口跟阿姨買了張門票。

拿到票,票正面就是鎌倉大佛像,紙質跟清水寺略為相同,相當值得收藏。也可以當作書籤來使用。日本這個國家實證包裝學的能力,已經深入到每一處生活角落;從最基本的點心禮盒,到小小的一張票券,都發揮出超越材質本身的價值。

從門口一路進到了裡面,短短的幾步路,來自世界各國的觀光客絡繹不絕。首先,先依照和神社一樣的方式來參拜大佛,接著我就到旁邊找個位置坐下來喝口水、喘口氣。看一看時間,已經是三點左右。

距離估算的日落時間已經剩兩個半小時左右了。


[鎌倉車站]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5


江之電鎌倉車站的外觀,是一座擁有小巧可愛、簡單俐落的歐式風格車站。

丟下了旁邊的長谷寺沒去,然後又帶著有點快節奏的步伐,沿著原路回到長谷站,繼續搭車到了鎌倉。出鎌倉車站時,又犯了和早上一模一樣的失誤,急忙之下,外國口音表露無遺,整個被站務員識破了我是外國人的真面目。他轉而用日本式的英文,跟我說這裡是JR線的轉乘口。

其實我很想跟他說:

「講日文沒關係,因為你的英文口音我不一定聽得懂。」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6


出了車站,我又往反方向走,一路上都在重蹈覆轍早上所發生過的事情。早上在江之島的行程,因為試圖突破自己堅持的隨性原則;過多的隨性,超過了時間範圍的限制,於是嘗到了自己種下的苦果。

幸好這次精明了點,及早打開手機裡面的Google電子地圖,反覆的一再確認著自己的所在方位,及時避免了浪費過多的時間。回到江之電車站前,通過車站旁的地下道、經過小町通,終於來到了「鶴岡八幡宮」。


[鶴岡八幡宮]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7


下午四點,鶴岡八幡宮前。

距離估算的日落時間已經剩一個半小時左右。八幡宮前,這條長長的參道上兩旁的店家攤販,收攤已經收到只剩一兩家左右而已。似乎是已經過了遊客造訪的尖峰時間。其實這種越接近傍晚,人煙就越稀少的時候,才是我最喜歡的拍照時刻。

由鎌倉幕府所一手建立起來的鶴岡八幡宮,守護著國家、守護著武士和人民;時至今日,也一直都是當地最重要的信仰中心。在鎌倉幕府建立之前,也就是平安時代末期,源平之爭的這個時期,我對這段歷史交織著又愛又恨的情緒 ────

很喜歡源家的武士們,又不忍平家的滅亡。

先前去了彥根和近江八幡,彥根是以「彥根城」為基準,成為了當地最重要的觀光中心;近江八幡則是以「八幡宮」作為當地最重要的信仰中心。日本很多地方都有著自己的一個明確的主角地位,無論是作為觀光,又或者是信仰中心,以此展開的一種顯而易見的聚落效應。


[悠閒?不悠閒?--- 之二]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8


跟著前面的女高中生們,從八幡宮前的這條大路走回車站。

走到八幡宮時,因為中午沒吃的關係,血糖開始急速的下降。趕緊拿出背包裡的抹茶巧克力補充熱量,再到八幡宮旁的自動販賣機買一瓶熱咖啡牛奶。等待血糖回升的這段時間,才真的是在鎌倉最悠閒的時刻之一。

之二、跟在這些女高中生後面走的那短暫時刻。(羞)


[橙色歲月]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9


夕陽漸漸西下,

列車緩緩的駛進這個位於湘南海岸旁的小車站「鎌倉高校前」。

這一站是無人看管的小車站,出入都得憑藉著良心,自己投幣買票入站;出站時,自己把票根給投入籃子裡。如果是持一日券的話,就可以不用做上述事情。說到這個,為了免除嫌疑,自己很好笑的還把票券拿出來故意晃呀晃的!

一路的鎌倉漫步,顯得一點都不慢步。為的就是想要在日落前,完成從小到現在未能實現的願望。經歷過《灌籃高手》歲月洗禮的朋友們,應該對於片頭的那條美麗海岸印象深刻才對?!

儘管裡面有許多虛構的地名和名稱,但取材地點卻是真實的存在。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10


這個平交道是否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相信就算沒有給任何的提示,很多人便可以一眼認出。作者取材的地點正是在這條連接江之島和鎌倉之間的海岸。綿延數公里長的湘南海岸,現時顯得文靜許多,可是面臨三個月後即將到來的夏天,就會湧入許多戲水及愛好衝浪的遊客們。

因為這裡在現實中也是相當具有人氣的觀光景點。

比我早先過來,前面有一群男男女女加起來差不多七、八個人的團體,拿著相機對著平交道,等待著電車經過時,稀哩嘩啦的聊得不停。走近一聽,才發現原來又是來自我們台灣同鄉的朋友。

看起來感覺上這個平交道在台灣人心目中的地位,比日本人還來得重要許多。


2013_Tokyo_Japan_Chap13_11


下午四點四十五分,湘南海岸。

從長谷的鎌倉大佛開始,腳步尚為愉悅,但內心卻百感交集的在快和慢之間不斷的掙扎。以這樣的心情漫步了一趟鎌倉的小町通、鶴岡八幡宮。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趕了過來,為的就是傍晚時分的那一刻。

「這真的值得嗎?這真的是非拍不可的嗎?」在內心提問著自己。

穿越過平交道,來到了車站前的這片沙灘上,在湘南海岸的沙灘上,望向遠方。當以夕陽為背景的江之島,與天空、大海結合的那一刻 ─────

我不再提問。


因為我的心,已經透過眼睛告訴了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