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3年12月2日 星期一

《東京.短章》四、City Forest


2013_Autumn_Tokyo_Japan-137


東京的夜景,我還是最喜歡這裡 ────

六本木之丘的「City View」。從晴空塔上看下去的東京夜景星光熠熠,但總帶給人一份過於高聳的距離感。很多景色並不是一定要爬到最頂端看下去才是最美,適當的高度和角度看下去,反而因為拉近了距離,帶來了一種非比尋常的視覺震攝。


東京的移動人生讓人感到冷漠;東京市區的高樓大廈,在盞盞燈光的點綴下,卻也依舊藏不住深不見底的黑暗中所透露出的冷漠。


2013_Autumn_Tokyo_Japan-96


今晚剛從河口湖回到新宿,輾轉回到了位於大塚的飯店。

辦理住房手續後,馬上又從飯店搭電車前往上野,來到了阿美橫。晚上的阿美橫似乎冷清了很多,偶然經過鐵橋下的巷子前,看到了上班族們拉張圓凳小椅子就圍坐了起來。喝著生啤酒,點了幾道下酒菜,為的不只是吃飽,而是想找個能抒發累積一天沉重壓力的地方。


2013_Autumn_Tokyo_Japan-107


第四天的行程排得很滿,一大早得先去淺草寺,接著將沿著吾妻橋,跨過隅田川之後來到墨田區,接著就走到東京晴空塔。回到最喜歡的淺草很是開心。今天的觀光客似乎還是一樣的絡繹不絕,沿途除了觀光客,還可以看到很多日本學生到這裡進行修業旅行。

我發覺,很容易在日本的寺廟神社碰到這些學生 ──── 小學生、中學生、高中生等等,日本的學校老師也總會帶著他們的學生來到神社參觀。這件事曾經在《京都圓舞曲》系列遊記中的 這篇 提起過。他們對於傳統文化的重視,可以從教育上就能夠看得出來。


2013_Autumn_Tokyo_Japan-118


走在隅田川旁的公園步道,沿著河邊一路散步著走回吾妻橋的時候,碰到一位日本阿伯前來劈哩啪啦的對著我們講了一堆話。起初我起了一絲戒心,同時豎起耳朵聽著阿伯所講的一字一句,深怕他是在謾罵。可是聽著聽著之後,發現到原來是自己想太多。

這位熱心的阿伯,應該是住在附近的居民。特別來給了我方向指示,示意著我,跟我說從哪個角度拍過去的晴空塔比較漂亮。按照阿伯的指示,我來到這裡拍了張晴空塔倒映在金色大樓的金色玻璃上。接著另外一位散步經過的伯伯 ──── 頭上戴著一頂紳士帽,眼前戴著一副方型金屬銀框眼鏡,身上穿著一套頗有年代的西裝,並散發著些許的文學氣息。他也興致勃勃的在一旁聽著公園阿伯對我的指導。

離開時我轉頭跟公園阿伯點了點頭,他也對我笑一笑。那種溫暖的感覺,我想這就是自己為什麼喜歡來這裡的原因。


2013_Autumn_Tokyo_Japan-127


下午來到了銀座,為的是一直很想看的「TOKYO 1970」攝影展。

正好這次的攝影展主題圍繞在「東京」這個城市。裡面展示著包含大家所悉知的攝影師森山大道等九位著名日本攝影師於70年代間所拍攝的作品。眼前的黑白照片群,正是森山老師的拍攝作品。

但其實我最喜歡的是須田一政所拍攝的《わが東京》系列作品。

每一件作品都有著濃厚的老東京味道。特別是下町地區,除了代表著庶民文化外,也是老東京的代表區域。每位攝影師都有自己的角度來看待東京這個地方,或許不是直接拍攝東京這座城市景象,也或許不是在東京市區街頭上尋找素人拍攝,很多照片表現出來的想法縱使讓我覺得跟「東京」有點不太搭嘎,想了很久也想不透;可是我卻發現到了,當中每位攝影師的所有作品當中,都有一樣取材的共通點 ────那就是『人』。


2013_Autumn_Tokyo_Japan-128


都市的基礎建設發展,固然是推動一座城市快速演進的重要因素,但我們往往卻忽略掉「人為」因素。假使不是『人』的辛勞工作,水泥高樓的誕生,交通聯絡網的建設,這一切都將化為泡影;假如沒有了『人』努力完成,這些都將一事無成。

其實『人』一直是推動著一座城市發展與演進的最重要關鍵。展覽上的照片除了從背景場景中判斷出時空背景的不同,更可從人們的神情姿態、化妝技巧、外表穿著等等,發現到一個時空的轉變,以及當代的流行與變化。


2013_Autumn_Tokyo_Japan-135


從六本木車站一路搭著手扶梯上來,再搭上高速電梯從一樓上到了五十二樓的展望台。這段路程經過了三種不同角度的轉變,所看到的東京風景也不斷的在改變。

一座城市風貌哪能去個幾次旅行就能夠一覽無遺。即便如此,我們所看見的都是現代二十一世紀的東京,而不是90年代,甚至是更早的80年代、70年代的東京。有時候看這些以「城市」為主題的攝影展,除了透過別人的作品啟發出自己拍攝時的想法,同時也能夠認識到我們所來不及參與到的過往世界。


2013_Autumn_Tokyo_Japan-140


東京之所以迷人,是來自多元化的城市風貌。

即便僅僅只是從地底一路上到了五十二層樓高,這短短幾分鐘的一趟路程,卻能在眼前展示出至少三種以上不同面貌的東京。每個時期的東京,也都因為人們的共同努力,才會有眼前如此絢爛的城市面貌;城市本身正不斷轉變的同時,也會時時改變著,旅人們對於這座城市的感受和看法。

東京人的冷漠或許只因把熱情都灌注在某一件事身上。我所看見的,只是電光石火般短暫的等車時間;我所遇見的,只是生活中的小小"冷卻"片刻。東京的全部,就好像一塊永遠拼不完的拼圖般,無限延伸的拼湊下去。

逝去的、看不到的,也許早已激發成了光芒,

化作你、我眼前所見的這個東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