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4年3月3日 星期一

[GXR] Episode 6、那個夏天


從第六節開始,正式進入GXR的第二部【再起】的連載;

從第二部開始,也將全程使用「GXR A12 50mm」所拍攝的照片。


GR LENS


GXR,對我來說是個非常特別的系統。

在09年底發表的時候,關注了約一年多左右的時間,終於在2011年,去東京旅行的時候購入【GXR + P10】的組合;2013年初,去了一趟東京,順便再把【A12 50mm】帶回台灣。直到現在,2014年和2009年末之間的時間間隔,早就已經超過"新鮮期"許久。

所以才說 GXR 對我來說是個很特別的相機,不只是因為硬體設計上的創新,而是它對我來說始終都是富有「玩味」的相機系統。


清涼一夏!


當三月份帶了【A12 50mm】回來之後,馬上迎接而來的就是炎熱的夏天。

GXR系統始終都不是我外出的主要系統,最近幾次的旅行,我常把最重要的拍照任務交付給E-M5,GXR不是擔任備援,就是負責微距題材的拍攝任務。即便至今已經將近一年左右的時間,GXR所拍攝的照片始終沒有太多。


魅惑


【A12 50mm】擁有最近7cm的對焦距離、1/2倍放大率的微距模式,畫質表現得相當優異。

對喜歡拍一些花花草草的我而言,可以說是絕佳的幫手。即便是使用【E-M5 + 17.5mm】的組合,我始終還是喜歡前者拍出來的照片。當然17.5mm擁有0.95大光圈虛化背景的優勢,拿來拍攝類似「Fine Art」題材的照片是A12所無法取代的部分。


GR LENS


自更新韌體之後,一直被人所詬病的對焦速度也獲得了相當多的改善。

去年三月到日本買的A12,已經是後期生產的鏡頭模組,自然也是搭載最新版本的韌體。跟自己拍攝的靜態題材有關,對焦速度一直不是我最重視的東西,但偶爾需要追焦的需求,還是不免讓自己想起這個缺點。


幸せの二人


在沒有防手震支援,就算在1/60秒的安全快門速度的情況下,常常還是可能因為手持的些微不穩,使得產生微震的情形。幾次的經驗來看,拍一些動態題材的時候,除了特別要注意快門速度(也可以先設定好安全快門速度),盡可能的話可以縮小一點光圈,或者是改用手動對焦的方式應該會比較容易成功。

使用自動對焦模式時,自己往往還會習慣多合焦幾次,因為總覺得讓人不太放心。


夏天的稻穗


那個夏天我跑了許多宜蘭的鄉村田野間。

賣掉了小小白鏡頭之後,50mm這個焦段成為了我手邊能拍到最遠的定焦鏡頭。偏偏騎著車在鄉村田野間閒晃的同時,在廣闊稻田背後瞬間誕生的許多精彩可期的題材,常常得因為距離的不足,又或者需要望遠端產生的壓縮感,讓自己捨棄了很多覺得應該不錯的題材。


A12 50mm F2.5 MACRO


使用了定焦鏡頭已經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那種習慣的養成,在使用變焦鏡頭時往往會忘記變焦環的存在。從相機的螢幕上看過去,【Ricoh GRD2】的28mm,對我來說是一個可以放開心胸的焦段;再到【E-M5 + 17.5mm】的35mm,這是一個擁有微妙距離的焦段;

【A12 50mm】50mm,則是想要更親近一點的焦段。

無論是M4/3、還是APS-C系統,50mm焦段的鏡頭,光圈已經進入「F1.4」的時代。這或許對2009年就已經推出的【A12 50mm】來說有點不公平,可是實際的情況來說,在許多的拍攝狀況下,它其實開始顯得力有未逮。


心中的風景


之所以一直陪伴至今,而是憑藉著它對世界美好的描繪能力,描繪出心中那一片最美的風景。

時序已經進入夏末初秋之際,在傍晚時分走訪公園時更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對我而言,ISO 1600的感光度,大概是覺得可以負擔的上限,再上去的話可能就有點迫不得已,甚至得要靠更多的後製來補足畫面的不完美。


再遇蛋黃酥


時代的推進,電子性能的進步,

將 GXR 徹底的推向百家爭鳴的最邊緣。也隨著 Ricoh 併購了 Pentax、【The GR】的誕生,GXR 時代的美好或許已經漸漸的式微。可是直至今日,它往往為我的創意發想點上巧妙的一筆,也依舊一步步的引領著自己拍下令人為之驚豔的一刻。

就在這日暮來臨前,走進了黑與白的交界。


Next:

Center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