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4年3月10日 星期一

[GXR] Episode 7、黑與白的交界


美麗的危機


「GR LENS」的色彩表現令人印象深刻,正因為擁有豐富的階調詮釋能力,即便是從彩色轉換至黑白,即便是【GXR + P10】的組合,甚至無論是何種等級的相機和鏡頭, Ricoh 在節理紋路上的表現依舊是相當精彩。


スクーター


喜歡用黑白照片來表達內心深處的抽象感受,是因為心中始終存在著一份孤單與孤獨。

就這麼不知不覺的,一腳踩住了這條黑與白的交界線。


桃與梨


有一天,我騎著摩托車來到了鄉間田野間。

這裡跟夏天時去的五結利澤簡不同,由於三星倚靠山脈,純粹的依山傍水景致,有別於五結鄉間的農工業傍海的混和氣息。


被遺忘的房子


擁有兩萬人口的三星鄉,因為甜而肥美的蔥蒜而聲名大噪。

以蔥蒜聞名,可是實際走在三星市區的街上,嚴格來說也只有這麼一條比較熱鬧的街道。走在街上,也感受不到太多的熱鬧氣氛,街道兩旁也座落著像是照片中半廢棄的平房。這樣的三星跟日本的鄉下類似,任何地方都有人口外移的現象,這點到哪都不例外。

但如果不這樣,那也就沒有我所喜歡的鄉下了。


Center


把摩托車停駐在路旁,我停佇在灌溉小溝旁;田野的中央,杵著一根筆直的電線杆。

桿與線之間大體上維持著一種對稱式的和諧。從以前就有一個習慣:東西擺放很明顯的歪斜,或者是兩邊不夠對稱,我的頭就會不知不覺的隱隱作痛。這樣的習慣到現在都沒有改變,一直影響著自己所寫的遊記、所拍的照片。

除了像是比較特殊的構圖,又或者是所謂畫面的「不穩定中的穩定」以外,頻繁的看到照片構圖水平線歪歪斜斜的模樣,也會不知不覺的感到頭痛。然而就在感受到頭痛的同時,往往就會想起黑與白。


櫥窗內


有一天,我走在台北信義區的街頭,拿著相機不知道到底該拍些什麼?

於是走進電影院看了一場電影,出來後站在天橋上許久。看完電影後的空虛感頗為強烈,於是急於想找尋一份來自心靈的平和。可是面對眼前的一景一物、人車一來一往,思緒變得絮亂,找不到一個穩定的節奏。

這時候又再度的想起黑與白。


Heart on The Road


總覺得以前的我,拍黑白照只是為了掩飾失誤,或者是所謂的盲從。

其實一直到現在,我依然常常會用黑白照來掩飾失誤的曝光、白平衡等。坦白說,我在很多地方的掌控上總是不甚理想。卻也因為這些的不理想,讓我看到了更多事件背後的不簡單,也讓我從照片中發現更多未曾察覺的細節。


寂寞城市 #2


生活的節奏往往影響著心理、拍照的情感表現。無論鄉村還是城市,當自己感到頭痛的時候,當自己感到空虛、困頓無助的時候,就會不知不覺的走到黑與白的交界線上。

在錯綜複雜的黑與白交織間,尋求心靈上的和諧。


Man's Tears


黑與白之間,或許為的只是掩飾過錯,也或許只是零與一的差別。

但在走過了這條交界線之後,發現到這再也不是掩飾錯誤、跟隨流行就可以用一言以蔽之;實際上的黑與白,有著一條廣大的灰色地帶,如同航行在百慕達三角洲中的船一般,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迷失方向,

迷失在這黑與白的世界之中,無法自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