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4年4月4日 星期五

330,上凱道的那一天


太陽花


三月三十號的前一晚。

那天台北下了好大好大的一陣雨,雷電交加,電視上也不停的傳來了跳針的曲目。我開始擔心明天的學運活動不知道會不會受到天氣影響,導致參加的意願降低;宛如出國前一般,思考著隔天除了穿黑衣之外,背包裡面除了相機之外,還需要帶些什麼東西?

帶了一套可供換洗的衣物;買了一件黃色的輕便雨衣;放了台防滴防塵的數位相機;準備了四條補充熱量的士力架。因為今晚的大雨頗令人憂心,所以準備了很多,也煩惱了很多,更希望隔天的活動能夠一切順利。



黑潮來襲


三月三十號的早上。

在出發之前還是有點擔心人數太少的問題,可是一到轉運站才稍稍的放心下來 ──── 轉運站內不少穿著黑衣的人們,我知道這次一定會很成功。到達台北後搭上了捷運來到了善導寺,本想直接去凱道,可是想一想,還是認為先去青島東路和鎮江街口繞一繞。

從鎮江街口進去,這裡一樣有許多人靜坐,熙來攘往的黑衣人群陸陸續續的往中山南路的方向走過去;接著順著人群經過青島東路前的舞台時,電視牆上也依然在播放著老師、教授們的演說畫面,從昨日就開始煩惱的問題也逐漸消散。


糾察志工


往中山南路的路上,沿路都可以看見這些學生志工們正引導著人群走向凱道。我第一次去立法院的現場時,就被現場井然有序的情況感到驚訝。也更沒想到所有人都能夠遵循著規則走,這跟以往的社會運動相比,有著相當不同的氛圍。


中山南路 #5


一路走在中山南路上,看著人潮不斷地湧現,那股振奮的心情也油然而生。在第一次去立法院現場看到有許多的學生參與靜坐,身旁也不時傳來交換意見的討論聲時,那時我就覺得我們台灣其實還很有希望;然而今天再看到這一幕,那天的感動之情更加的溢於言表。

一路走到了教育部和台大醫院前,前方就已經再也走不進去,糾察志工們拿起麥克風說:

「前面已經沒有位置,請就地坐下!」


中山南路 #11


不久以後,無論我所在的快車道,還是兩旁的慢車道,都已經塞滿了黑衣人,甚至連圍牆上、路樹上也爬上、坐上了許多人。儘管人潮那麼多,秩序卻還是跟立法院的現場一樣,井然有序。

一條又一條用黃絲帶綁起來的長繩,讓慢車道很快的就空出了一條緊急醫療通道。


「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


下午一點開始,中山南路上所架設的大型電視牆開始播放著凱達格蘭大道上主舞台的實況轉播。一個又一個無論是教授、研究員,還是公民團體代表,一個又一個的上台闡述他(她)們的意見,中間也不時地穿插許多令人為之振奮的口號訴求與獨立樂團演出。有人說這樣到底有沒有模糊掉原來的訴求與焦點?

我想說的是,正因為我們知道我們要的是什麼,我們才會走上凱道。我們的訴求也從來都沒改變過,因為我們一直都在。


聆聽 #1


環繞著全場,我不時拿起相機尋找有趣的焦點,也不時坐著聆聽電視牆上的演說。隨著時間愈晚,漸漸地開始起風,我祈禱著上天保佑,希望能夠不要下雨。口中喃喃自語的禱告著,也不忘把背包內的雨衣給拿了出來。

晚間七點左右,寫下這首感動人心的學運主題曲「島嶼天光」的樂團「滅火器」已經來到了凱道主舞台上。首先,畫面播出由北藝大同學們所製作的MV,此刻身旁的人拿起自己的手機,打開了手電筒,揮舞了起來。


星光熠熠 #1


如果不是「晚安,台灣」,如果不是「島嶼天光」,我可能直到現在還不知道「滅火器」這個樂團;或許以前曾經聽過他們的歌,但卻不知道歌曲創作人就是「滅火器」這個樂團。當越來越多人拿起手機不斷的揮舞的同時,我的眼眶再度的泛紅了起來。

稍早前,想到旁邊不認識的朋友們遞給我的一杯飲料,想到前方的中年夫妻問我要不要吃餅乾的時候,一群抱著同樣理念的人聚在一起,夾雜著許多台灣人的溫暖與熱情,當這些因素匯集在一起的同時,「島嶼天光」成為了壓倒我眼淚的最後一根稻草。


溫柔且堅定的拳頭


活動的最後一幕,林飛帆站上了舞台。

長達十七分鐘的演說,讓所有人情緒激昂、感動落淚;令台下的所有人哭笑不得,害羞的試圖尋找周圍願意交換電話的正妹朋友們。這場學運沒有過往熟悉的競選口號,也沒有任何一位政治人物上台演講,彼此間沒有藍綠問題,有的是公民表達出對政府的訴求,對於服貿的質疑與疑義。

這一晚我們用溫柔且堅定的拳頭,傳遞出公民們的訴求與憤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