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

[心攝] 與自己對抗


Man's Tears


不斷旅行的人生看似美好,但實則非常的短暫。

我的生活、我所過的日子似乎沒有什麼太多來自外界的挑戰,殊不知最大的對手其實一直都在身邊 ─── 那個人就是自己。


前兩天回到台北定期複診。從國一開始,因為甲狀腺疾病的關係,每三個月都要從宜蘭跑一趟台北。十幾年前,再那還沒有開通雪山隧道以前的年代,往返都得靠台鐵,比起現在多浪費了一倍的時間與金錢。大概過了一年左右吧,回診複檢期間發現了糖尿病,那時候開始吃降血糖的藥,在自制力以及家人的照顧下,國中時期都還控制得不錯。到了高中,還在成長期的我,總會按耐不住貪吃一點,自己會跑去福利社多買不必要的東西吃,也會去超商買些點心,深怕家人知道,總是會偷偷的帶回家吃。

漸漸的,讓病情控制不住,最後醫生決定讓我打胰島素。

坐在診間室時,聽著自己認識已久的老醫生與前一名初診病患的對話,處處可以感覺的到那位剛上大學,比我少幾歲女生的焦慮。聽著她憂慮且不斷的跟醫生說:「到現在已經十年了,我還是沒辦法接受得了糖尿病這件事。」「我一直無法跟別人說我得了這種病。」「我覺得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讓我回想到高中時代,醫生告知我必須開始打胰島素的那段時期。起初也跟那位女生一樣,內心感到無比的焦慮。其實內心在當下那一刻已經接受,也充分的知道,從吃藥變打針,有一大因素是自己所造成的,怪不了任何人。幾個月的時間過後,家人也慢慢的的接受 ─── 未來都必須打針的事實。儘管醫生說可以請家人幫忙打針,但因為已經不想再多麻煩家人一件事,所以打針這件事一直都是自己負責。

打針這件事的確是為生活上帶來一些困擾,像是出國旅行總是要帶血糖機、胰島素和針頭,加上各式各樣的口服中西藥。其實這些就跟一天往身上扎的幾針一樣,已經成為了例行性工作,也早已習慣了這件事。習慣之後,也就沒有什麼痛不痛的問題。反而在學校時,打針反而才是最困擾的事情,跟那位女生一樣的害羞、內向、愛面子。

考上大學之後,由於外宿的關係,加上胰島素用藥從一天打早晚兩次針,改為一天打四次針,也就是白天打針的時間可能會碰上在學校上課的時間,基於面子的問題,這件事讓我困擾了許久。從高中到大學,一直都沒跟同學說,自己有糖尿病的這種疾病,也不敢給別人看到,吃午餐時,拿著一支針筒,往自己的肚皮扎上去的樣子。

愛面子的結果,加上飲食上的恣意妄為,在大學期間的血糖一直控制的很糟糕。這件事自己心知肚明,但我卻沒有做任何控制血糖的行動。這樣的苦果到大學畢業後開始反映在身體上;高血壓、高血脂,皮膚和末梢神經的問題等等。直到後來,因為開始喜歡拍照、寫文章這件事,視網膜的一次大出血,讓我開始認知到事情的嚴重性,也開始嚴格控制自己的血糖。


「醫生,我想我已經二十歲了,想自己對自己的身體負責。」

聽著那位病患和醫生的對話,心裡感觸很深,也覺得自己很丟臉,直到最近兩年再開始醒悟。到現在為止雖然成功降下了之前居高不下的血糖,把血糖控制在不錯的範圍內。但十幾年下來,之前的恣意妄為,發展出糖尿病以外的問題。最近,由於視網膜再次出血,回到醫院眼科做了補救的視網膜雷射手術,醫生跟我說,即便血糖控制得很好,畢竟還是跟一般人不一樣。

這句話再次提醒了自己,我果然還是跟一般人不一樣。

我跟一般人一樣,會思考自己未來的路,會煩惱這樣的身體能有什麼自己能勝任的工作?在夢想與現實中相互拉扯,也還要多煩惱,自己在未來的日子裡,即便控制得很好,會不會有像現在視網膜出血一般,蹦出更多其他的問題。就像醫生說的,我還是跟一般人不一樣。雖然很想跟一般人一樣,朝九晚五的上下班,然後遇見自己喜歡的人,組成自己的家庭;但每每回想到現在的自己,常常還是會把自己從夢裡拉出來。

我時常在心裡面告訴著自己,不要妄求能有一般人一樣的人生,因為我與自己的對抗就已經分身乏術,哪還能夠擔起照顧另外一個人的責任。這場與自己對抗的戰爭,將會持續到永遠,直到生命終了的那一天。今天之所以會想寫出來,想說也已經十幾年了,除了開始好好的面對自己、面對眼前的挑戰以外,也該好好的面對起其他人,不應該再為了那無謂的面子,想要好好的抬起頭來,走向未來充滿未知的道路。





2 則留言:

  1. 我也有个小亲戚是这样,每天需要打四次胰岛素。 谢谢你的分享!你的人生也许和普通人不一样,但是你得到的也会比普通人多,不要放弃哦!

    回覆刪除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