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4年9月17日 星期三

[13年日影] 《永遠的0》電影觀後感


永遠の0


【電影觀後感】

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影《永遠的0》,在2013年就於日本正式上映。等了一年左右的時間,終於輪到台灣上映,早在幾個月以前得知這項消息就相當期待!嚴格說起來,我所期待的點主要是在於這是一部關於「二戰」題材的作品。事實上,二戰過後,戰勝國幾乎領導著「史觀」的前進方向,有關於二戰的作品更是不勝枚舉,但大多數的觀點都是從戰勝國的角度來取材。


對於歷史的探究,我個人反而比較偏好從事件「發起」的那一方來看待。當然以戰勝國的角度來看,整個過程很容易的發現到許多的英雄主義在,甚至有時候把敵對國當作萬惡的一方來撰寫一部作品,我覺得這樣的角度實在是無法完全客觀的看到歷史的發展過程。因此,我很期待以日本人自己的角度來看待戰爭,究竟跟另外一國的角度來看待是否有所不同?

當然從戰勝國的角度可以看到前面所說的英雄主義,但這樣的情形也不排除在從另外一方戰敗國的角度也不無可能。整體來說,要找到一部完全客觀角度的作品非常的不簡單,畢竟編寫的人們接受的教育過程如有不同,個人所培養出來的角度也有所不同,他們有著各自不同的意識形態。


這幾年看過的幾部日本NHK的晨間劇,不難發現劇中有很多時空背景涉及二次世界大戰的那個年代,而也可以發現有越來越多戲劇表達出一種「反戰」的思想。從日本軍方的角度和一般平民的角度來看待卻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可以很明確的感覺到當時日本人民生在那個時代的委屈與艱困。他們之所以支持戰爭,很多都是由於愛國心的驅使,卻沒有多少人明白發動戰爭的意義為何?

隨著戰爭的曠日廢時,處在戰線後方的人們,開始發現戰爭開始侵略他們原本平靜的生活時,有些人開始會思考:為什麼平民百姓的生活卻是每況愈下?連每日所需的糧食都要開始配給,當言論自由開始受到箝制,當身邊一個又一個壯年男子,甚至於連年紀輕輕的學生也要被徵召上戰場時,他們開始會思考,政府真的是為了人民好嗎?還是都只是為了那些少數掌握權力的人的永無止盡妄想呢?

諸如此類的戲劇場景紛紛出現在日本的戲劇上,正因為演出一般人真實的生活型態,所以受到很多的共鳴。



主題曲「蛍」


故事開始於佐伯家的女兒清子,在母親的葬禮之後,想要尋找自己親生父親的過去。只聽說親生父親是二戰時期的日本海軍飛行員,除此之外一無所知。而調查這件事的工作,就由清子的女兒和兒子來進行。就在尋找當年外公當年的戰友過程中,從他們的口中聽聞外公很多不好的傳言,有人說他是一個懦弱的人;相反的,訪問到的幾個人當中,有人卻說外公其實是一個飛行技術高超的天才飛行員,也有人說,他是一個非常愛家的人。

由於從這些人的口中獲得跟之前截然不同的證言,讓這兩姊弟開始對外公的過去感到興趣。進而發現到外公其實是一個為了家人,非常珍惜生命的人。即便經歷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戰役,也不知道來來回回的走過多少次鬼門關一趟,但為了再見到妻子與女兒的一面,他對妻子許下了承諾,不管再怎麼樣的痛苦,也都一定會想辦法回家。

「死亡很容易,活著卻更加的困難,也更需要勇氣。」

從軍的幾年來,宮部懷抱了堅定的耐心和意志力,熬過了大大小小的戰役,即便背負了許多人的罵名,但他卻不以為意,認為生命自有用途,絕對不可以在此犧牲。他認為,自己的死亡可能會造成許多人的痛苦。


懷抱著如此堅定的宮部,卻在戰爭結束前一週,參加神風特攻隊,駕駛著零式戰鬥機,穿越過美軍的重重火網,撞上一艘美軍航母身亡。這個痛苦的結局,讓調查自己外公過去的兩姊弟很不能接受。特別是弟弟健太郎(三浦春馬 飾)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他覺得外公既然是如此珍愛自己生命的人,那又為什麼最後還是選擇加入特攻隊,去進行一趟明知有去無回的死亡任務。然而,健太郎永遠無法知道,生活在當時的人們的痛苦與悲哀,宮部同樣也承受了很多的痛苦和壓力。

宮部每一次的存活下來,似乎都需要踩著自己同胞的屍體前進。爾後,宮部成了一名負責訓練年輕飛行員的教官。到了戰爭後期,宮部卻得護送一批又一批,這些臉上依然透露出些許的稚氣,未來都是日本國家棟樑的這些年輕人執行特攻隊的死亡任務時,他的痛苦和壓力再也無法承受下去。宮部到最後選擇進入特攻隊,也許是希望他的死能夠拯救,即便只是一名,卻也是代表了日本未來希望的年輕人。他最後決定,把自己的妻子和女兒託付給這名肯為了保護自己,不畏懼死亡的大石士官。

這名大石先生,竟然就是清子的養父,也是佐伯姊弟們的外公賢一郎(夏八木勳 飾)。


在那個殘酷且倡導愛國的戰爭時代,每個人都有一份說不出的苦衷。被迫離別自己心愛的家人,離開家鄉遠赴戰場;被迫犧牲自己的生命,以成就國家那無謂的光榮。也有一群跟宮部一樣的人,為了生存下去而努力的奮鬥。當宮部看到自己得送那麼多國家未來希望的年輕人上戰場送死的時候,雖然一度讓人感覺他放棄了生存下去的希望,但是當他坐上零式戰鬥機,踏上人生當中的最後旅途的時候,從他眼神當中所透露出的表情,卻帶著無比堅定的意志,證明了他不是一個貪生怕死之人。

我相信,在他駕駛著飛機往下俯衝的那一刻,心中一定這麼認為:

「如果他的犧牲能換來戰爭的結束,那麼,他願意以自己的生命換來日本的未來。」


【相關連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