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4年10月6日 星期一

第二章、長門戰記【越界】


【EP3:越界】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


旅行跟人生有很多的相似之處,學習挑戰,也學著獨立;跨越過不同的目標,到訪不一樣的陌生之地,這都是旅行和人生之間的同點。以拍照的角度來看,停留在一個點上緩慢的拍照,是內心的期望;以達成目標的角度來看,跨越著不同點的進出,卻是內心的渴望。

旅行之所以有許多的捨得與不捨得,就是源自於這樣的期望和渴望。


[下關與馬關]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2


1895年4月17日,大日本帝國和大清帝國兩國,在當時的赤間關市馬關港,簽訂了影響台灣和澎湖往後五十年命運的「馬關條約」。雙方派出了清朝代表包括李鴻章、李經方等人;日本代表包括了首相伊藤博文及外交大臣陸奧宗光等人,於下關的春帆樓談判與簽署和約。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3


表面上,「日清講和條約」看似一齣對等談判的戲碼,但實際上條文上都是對日本有利的不平等條約。我們受過的歷史教育,幾乎是從中國方面的角度來看待;近年來,NHK電視台拍攝了一部歷史劇,改編自司馬遼太郎的作品「坂上之雲」,這部作品以日本的角度,描述了從中日甲午戰爭,一直到後來的日俄戰爭的故事過程。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4


雙方開會議和的地點「春帆樓」,其實是下關當地相當著名的河豚料理高級料亭。

在現今春帆樓的旁邊,設立了一個「日清講和紀念館」。舊的春帆樓,由於二戰期間受到盟軍的轟炸而毀壞,現今的建築物,則是在戰爭過後重新建造。紀念館內陳設及還原了當時雙方政府代表談判的場景及文物複製品,而放置在李鴻章座椅旁的痰盂,見證了這個戲劇化的近代歷史 ─── 專制清朝的衰敗,以及共產中國的崛起。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5


春帆樓的對面,一個往上的坡道,命名為李鴻章道。

我們對於以人名命名道路的認知,大多是對於國家、社會、人民有重大貢獻的人物,但事實上這個李鴻章道,其實名字得來並不是如此。

就在雙方在談判的過程中,李鴻章往來春帆樓的途中,遭受到刺客的襲擊而受傷,所幸並無大礙。最後為了避免同樣事情再次發生,往後的談判日子裡,李鴻章等人便從春帆樓旁的山邊小路進出,這就是此道之所以以李鴻章為名的原因。


[赤間神宮]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6


離開春帆樓,位於日清講和紀念館旁,則是「赤間神宮」。

在理解「赤間」二字以前,我一直以為這座神社之所以為名『赤』,是因為本身擁有著鮮豔紅色的神社建築;直到了後來,我才知道這其實只是源自於當地的古名「赤間關」。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7


赤間神宮裡面供奉的主祭神是「安德天皇」。

安德天皇由平清盛之女平德子所生,也就是平清盛的外孫。平德子嫁入宮中之後,也代表了平家一族的勢力到達頂點。只可惜由於平清盛早死,加上後繼的兒子們,即便擁有不少將才,卻無父親的強勢和雄才偉略。

源家與天皇勢力的抬頭,逐漸的將平家由強盛帶入了衰亡之路。


[壇之浦]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8


最後經過了關門大橋底下,就是當時「壇之浦海戰」的約略位置。

海岸邊立了兩座雕像,左邊的那一座是源義經,右邊的這一座則是負錨跳海身亡的平清盛四子平知盛。隨著知盛的跳海身亡,也代表著這場戰爭的塵埃落定。壇之浦的這場海戰,有許多平家之人於此身亡,除了平知盛以外,安德天皇和平時子等諸位平家大將皆葬身於壇之浦的海底。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9


這裡,曾經發生過許多的歷史大事;現今,卻早已人事皆非。

如果沒有兩座雕像與石碑立於此,我想世人也將會逐漸淡忘掉這件事。


[關門海底通道]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0


走到了壇之浦這裡,也代表了即將再次行渡「關門海峽」。

早上以搭船的方式從門司港一路來到了下關唐戶市場;下午則用步行的方式,從下關走海底通道回到門司地區。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1


這個往來於下關和門司的海底通道,可供行人和腳踏車通過;腳踏車通過要酌收少許的使用費,行人步行通過的話則免收費用。由於隧道是一路往下挖,約到達中間點的地方是最深的位置,所以無論從下關這邊,還是從門司那邊看過來,會給人永無止盡的錯覺。

實際上,關門海峽海底隧道的全長總共才780公尺左右而已,也就是說,標準的400公尺操場跑道,其實還跑不到兩圈的距離。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2


走到了山口縣和福岡縣的縣境交界,約略是海底隧道的中間點。精確一點的距離是,離下關方面出口的距離是400公尺;離門司出口的距離則是380公尺。

這裡的深度,也就是距離海平面上約有58公尺的距離。


[突如其來的決定]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3


出了海底通道以後,離門司港區還有一大段的距離,我們以步行的方式,走到了搭乘門司觀光復古小火車「潮風號」的起點和終點站「関門海峡めかり」。潮風號行駛於「九州鉄道記念館」與「関門海峡めかり」之間的四個車站,路線全長總共約2.1公里左右的距離。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4


沿途走過來的途中,由於我最想要拍的門司港車站的希望落空,於是我們就在思考下一個目標在哪裡?

到底是要按照原訂的計畫,先到門司港地區去散步走走,然後晚上吃燒咖哩,再到門司港展望台上拍門司港區的夜景;還是要選擇其他的臨時方案,到福岡的其他地方去走一走?某人臨時性的一句話,間接啟發了我一直試圖越界冒險的決心!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5


潮風號的大小跟我們的太平山的小火車有點類似,只是無論是牽引車頭,還是車廂內部的裝潢;在通過隧道之時,湛藍的燈光佈滿了車頂,瞬間車廂內部變成夢幻的銀河世界,讓我們看見了日本人的創意和巧思。


[越界]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6


對於這座城市的初印象,可以說是熱鬧中帶著些許的寂靜。

和岡山、廣島兩座城市相比,儘管都離海邊的距離不遠,這裡卻比岡山和廣島還來的有海港城市的感覺,某種程度上跟我們台灣的高雄有點相像。總之,時間緊迫,大部分時間又在車站、地鐵等室內站體內,無法有一個明確且確實的感受。

大體上,我相當喜歡這座城市。

(老話一句,我有不喜歡的日本城市嗎?)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7


下午六點整,我們出現在目標地「一蘭拉麵」前。

這家一蘭拉麵的規模似乎跟前幾次的一蘭有著天壤之別,而這家一蘭拉麵,竟然就成為了我們完成山陽道橫斷之旅的成因。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8


下午五點四十分,我們在地下鐵月台上等車。

跟典型的日本城市地下鐵一樣,其新舊程度跟大阪、京都有點類似,假如不看站名,很容易又誤以為出現在大阪,甚至是東京的某地下鐵站內候車。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19


下午四點整,我們出現在某車站內。

由於這是一趟臨時性的行程,目標位置的搜尋,僅僅只用了在新幹線上短短的十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即便時間上有些倉促,我也仍然希望能夠好好看一看這個從未踏上的車站大廳。


2014_Summer_SanyoArea_Japan_CH2_EP3-20


下午三點半,希望號列車駛進了終點站,我們跨越了城市與城市間的無形界線,來到了九州的第一大城 ───

「博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