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5年5月11日 星期一

四、謊言與制約


2014_Winter_Kyounomichi_EP4-1


「我準備要過去約定地點了,你呢?」

「... 妳可以再晚一點沒關係!」人其實還在平安神宮神苑內。

「清水寺附近有很多店可以逛,那我再去逛一逛。(燦笑)」

「好!到時候我會再傳訊息給妳。」額頭冒了一陣冷汗。


不知不覺的,我已經在神苑裡逛了一個多小時左右。要不是簡訊傳來,我恐怕還會繼續沉浸在一個人的世界裡。眼看時間已近中午,冬天的熱量似乎消耗得比較快,早上只吃了三塊小麵包的我,額頭上的冷汗原來是所謂的低血糖狀態,於是趕緊找了一家超商先買點立即和備用的巧克力補充熱量,這是我在一個人出門旅行的時候,非得時時刻刻注意到的問題。熱量的消耗遠比估計的還多,早上帶出門的兩條巧克力早早已經吃完。


一般人在血糖比較低的狀態下,會透過胰臟分泌升糖素促使肝臟把肝醣轉換為葡萄糖,把血糖上升到穩定的狀態;但是糖尿病患,由於細胞無法自行監控血糖,才需要透過胰島素降低高血糖狀況;而低血糖狀態時,則要及時補充適當的糖分,那不然會有立即性的危險。短暫在超商門口前等待血糖上升後,繼續的沿著同樣的道路走回去,一直到三条大橋前的這段路為止。到了大橋的三条站地鐵出口前,沒想到血糖還是持續的偏低,於是走進了地鐵站裡,在站內的販賣機前買了瓶熱熱的午後奶茶,再次稍作休息後順便傳了簡訊通知她。

從三条到四条站,上來就是我和她約定的地點「四条大橋」。


2014_Winter_Kyounomichi_EP4-2


假使與人有約,我通常是比較喜歡早一點到的那個人。除了可以提早完成履約,在那之後的短暫等待時間,還可以拿著相機在附近逛一逛,不用承擔晚到的「歹謝」和壓力。

由於四条大橋的位置,距離她所前往的清水寺區域,以及我所在的平安神宮之間,處在一個兩者之間的中間點,加上鴨川向來是自己非常喜歡逗留的地方;特別是夏日的夜晚,對岸的餐廳店家燈火通明,人們聚集在稱之為「納涼席」的高台上,把酒言歡好不熱鬧;鴨川旁的河畔步道上,許多情侶來來往往的駐足於此,這是京都才有的專屬浪漫。


重新回到四条大橋上,她就在車道的另外一邊,尋找著我的身影。

我往向她招了招手,試圖吸引她的注意,她也真的注意到了。


2014_Winter_Kyounomichi_EP4-3


「史考特,你剛剛去了哪裡?」

「我到橋下拍些照片。」摸一摸掛在胸前的相機,右手指向了鴨川。

「哇!好像很漂亮耶!我可以下去拍拍照嗎?」雙眼望向鴨川。

「可以啊!那就從旁邊下去吧!」邊說著,邊帶著她移動到河岸邊。


上午持續性的低血糖,加上兩人的午餐又都還沒吃的情況下.我帶著她走進了一蘭拉麵的河原町分店。一蘭的存在就好比松屋,其實就是一種簡單方便的選擇。特別是一個人旅行的時候,總不會計較在吃這件事上。直覺性的反應出自己的旅行習慣,帶著她走進了這家連鎖拉麵店。她的隨意似乎也反映在『食』的這件事上,但下一刻我馬上發現她和我之間的不同。

碗裡的湯和麵堆積起來的高度,就好像最近石門水庫的水位一般逐漸的下降,她似乎也相當滿意這碗看起來普通又好吃的拉麵。就在開始專心的吃起自己眼前的這碗麵的時候,突然間,她大喊了一聲!


「麵裡面有頭髮!」她面露出驚訝與厭惡相互交錯的表情。

「(頭髮是難免的,拿起來就可以繼續吃。)」我心想。

「我要跟店員申訴一下!」露出堅決的表情。

「真的很對不起!我們馬上重煮一碗麵。真的很抱歉!」低著頭說抱歉。

「這瓶烏龍茶送給妳。」店員迅速遞上一瓶。


2014_Winter_Kyounomichi_EP4-4

照片為 金澤市公車內


在搖晃的公車裡,她和我比鄰而坐。她望著車窗外的風景,臉色絲毫沒有剛才據理力爭的不悅。想起剛剛才發生的事情,那是我頭一次帶著只有兩面之緣的人去吃的拉麵,竟然就讓她碰到這樣的小意外。過去一直覺得食物裡面偶爾有一兩根頭髮只是件小事,但她對於這件事的反應卻是據理力爭的要求店員改善。

她的做法正巧反襯出我盡量不想給人造成麻煩的個性。其實心裡很清楚自己這樣的個性,即便清楚,但對於差點脫口而出,要她不要介意繼續吃完麵的我感到羞愧。身為服務業,同時凡事要求龜毛的日本人而言,假使有客人去反映問題,從剛剛的表現看來,他(她)們二話不說馬上的做出補償,這點讓人相當的讚賞。而對於她,身為一位本來就擁有基本要求權利的客人而言,可以說讓我更加的佩服。

或許我的內心深處,對於食物中有異物還是會感到厭惡,而到最後我卻沒能夠把厭惡轉化成要求改善的權利,還默默的吃著那碗醞釀許久的悶虧。從四条河原町前往金閣寺的途中,在車上和她聊了些雙方的個人小檔案。她雖不會任何的日語,但英文程度卻不是普通的好,口音也感覺相當的標準。


2014_Winter_Kyounomichi_EP4-5


「我是在上海的學校擔任英文老師。」

「喜歡看美劇,但幾乎不看日劇。」她侃侃而談。

「還有、還有,這次我是向領導請病假偷偷出門的,所以只能來五天。」終究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你呢?史考特。(笑)」

「... 」

這一瞬間,我的表情就像是個犯人,試圖尋找不在場證明般凝結住。


當被詢問到這類的問題時,每每都讓自己難以啟齒。這幾年來,經歷過種種因素以及自己的選擇,走上了這條不上不下的路。對陌生人而言,我並不想解釋太多,也怕解釋得太多只會被認為藉口太多;又因為這些人也許只是生命中的過客,不見得是真的想要去理解,所以解釋就沒有太多的必要性。偏偏常常人與人之間的第一個話題,總是喜歡去問候對方的近況,以及不太願意去談的私事。

於是 ... 我說對她說了一個一半對、一半錯的謊言。


2014_Winter_Kyounomichi_EP4-6


十二月的京都,雖然沒有櫻花、楓葉時期還來的有名氣,但近幾年來,幾場盛大的「光之祭典」,在這冬天裡增添了許多五彩繽紛的魅力;光之祭典,就是我們所說的燈會、燈節,十二月的重大祭典之一,就是京都嵐山舉辦的「嵐山花燈路」活動。

由於冬天的日照時間短,舉辦活動期間,每天下午五點過後,一直到晚上十點為止,嵐山地區的重要寺院景點,都會點上一盞盞美麗的燈光。先前金閣寺的風景不如原先的期望,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謊言的影響,讓金閣寺的閃耀在自己的面前格外的黯淡。


2014_Winter_Kyounomichi_EP4-7


遠離京都市區的嵐山,天冷的即便戴上手套,皮膚還是略顯不安的起了小小的疙瘩。

在步道的入口處,她買了一杯甜酒釀請我喝,搭配著原本以為是鹹的糯米糰子串,其實上面刷上的是一層薄薄的甜醬油。甜酒釀本身喝起來就是甜的、糯米糰子又是甜的,雙層甜味感覺有點膩口。

我們跟隨著源源不斷的人潮,半推半就的走進了這一片竹林裡,隨之而來映入眼前的是一條明亮的竹林步道。當前的美景似乎足以讓人忘了先前為之凝結的私人話題。我利用夜色隱藏起真實自我,試圖的想從旅行中找回失去已久的自信。這樣的想法似乎也已經奏效,我跟她各自的拿起自己的相機和手機,每走一小段路,便對著沿途兩側,遍佈盞盞暖燈的竹林步道拍了又拍。


2014_Winter_Kyounomichi_EP4-8


今晚,成功的透過夜色的掩蓋,為自己披上了一層自以為安全的保護傘。

如此一來,我的表情看起來就不再顯得凝結,隨之取代的是一個喜歡拍照、盡情的享受當前美景的自信表情。從阪急嵐山站的那一刻起,便決定隱藏起凝結表情下的懦弱自我;從這一刻開始,試圖的想讓這個謊言美夢成真,也試圖的在眾人面前展現無比自信。可是,就在自以為可以一切順利度過的當下,卻因為這片竹林毀於一旦 ...

以夜色作為保護傘的覆蓋物,就這樣的被這一片竹林給掀了開來。


2014_Winter_Kyounomichi_EP4-9


在這片被燈光照射下的竹林,個個直挺挺的佇立在寒冷的冬天裡。它們展現出來是不畏寒冷的傲人風骨;而我,相形之下,展現出的卻是需要用謊言來包裝的自我。為了隱藏起不願讓人看見的那個我,不得不說了一個謊言。而這個謊言,現在卻變成了是一種制約,制約了自己與她接下來的京都之路。

在這個陌生的國度裡,可以盡情的展現真實的自己;但是即便有勇氣出來單獨旅行,卻還是沒有勇氣跨越出那道心理障礙。害怕說出了事實的真相,會被全世界的人所拋棄;也不願去惹上不必要的麻煩,害怕別人對於自己有不好的看法。


重新回到一個人的旅途上,找尋人生的出路;

重新回到一個人的世界裡,找尋真實的自己。



Next Episode:

2014_Winter_Kansai_Hokuriku_Japan-91



2 則留言:

  1. 谢谢分享。第一次看到夜景,很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美也很冷!拍到手差點凍僵。

      刪除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