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心攝] 煙雨朦朧


煙雨朦朧 │ 觀音山


近期發現到,我拿相機出來拍的次數正在大幅的下降當中。

原因其一,是因為以往都會帶著相機拍照兼運動,但現在在運動的過程中變得更加的純粹,帶台相機出門,反而會覺得礙著了身體的延展性。或許這麼說是一種藉口,這段時間以來比較積極的開始想嘗試著維持體重狀況。


很多人是為了體態,而我只是純粹是為了健康。對很多人來說,美食當前,總是喜歡用「明天再來減肥」來當作說服自己的好用說詞。其實我也曾經歷過數十次這樣的自我催眠,而事實擺在眼前,每一次回診醫師還是一樣重複不斷的叮嚀著,我必須想辦法讓自己減重,否則心血管的問題不知道哪一天會突然爆發。

每次回診前的檢查,總是有著這麼一兩項不合格,甚至有些數值變得更加的嚴重。幾次下來,我開始檢討起過去的拍照兼運動的方式。最後我覺得運動就是運動,拍照的話可能會嚴重影響效率和效果。就這樣,三個多月以來改變了方式,運動次數增加了,可是拍照的數量卻也減少了很多。

我也曾想過,是否對於拍照有些疲乏,不只是如此,甚至覺得今年的文章產出顯得沒有那麼的積極。想了無數遍,也覺得或許是真的累了 ... 


幾天前,我重新揹著相機到那個熟悉的淡水。

這是一個大學四年生活的地方,同時也是媽媽在發現癌症前三天,我們一起出來踏青的地方。那一天也是跟這次一樣,我帶著一台最喜歡的相機出門,回憶著這個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拍著這個令人熟悉的淡水河岸,眺望著似遠非遠的八里觀音山。將近三年前的那一天,那一天的照片我依然留存在硬碟當中,只可惜怎麼找都只有拍到媽媽的背影。

自從學習拍照這件事後,我一直很不擅長於人像這方面,即便想找試驗對象,也絕對是找媽媽或者是爸爸來拍,雖然也拍了一些,也不算是一些,比起一般人來說我的確擁有雙親比較多的照片。可自從媽媽過世後,我翻來翻去,總覺得當時還是拍的不夠多。

我偶爾會有這樣的想法:「明明在畢業後,我們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生活在一起,所以照片應該要再多一點才是。」

稍稍可惜的是,這次的重返之旅,剛好遇到空氣品質最糟糕的幾天,最終也只有在淡水河岸邊流連數小時,時而舉起相機,但更多的時間卻是佇立在河畔邊,聆聽著街頭藝人們的熱情演唱。夜幕低垂,我慢慢的散步走回捷運站,帶點輕鬆的心情,卻也同時的感到有些沉重。這趟小旅行似乎沒能讓我找到過往的熱情,只是稍稍的鬆一鬆轉上心頭的那根緊螺絲。在前方等著我的還是一樣,朦朧中的一片茫然與落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