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16夏日劇] 《ON 異常犯罪搜查官 藤堂比奈子》【簡介 + 初回感 + 觀後感】


ON 異常犯罪搜查官 藤堂比奈子


【簡介】

本季關西電視台所製作的火十電視劇《ON》,由波瑠、橫山裕、要潤等人主演,是一部關於特殊犯罪事件的刑事劇。波瑠飾演的是搜查一課厚田班的刑警,同時也是本劇的女主角藤堂比奈子。比奈子擁有著異於常人的驚人記憶力,並透過簡易圖形的方式來紀錄問案過程的所有人物及對話;比奈子同時也是個十足的怪咖,特別對於獵奇的殺人犯罪手法特別的有興趣。


這樣的人格特質形成,似乎在比奈子的背後,有著一段為人不知的過往,而這些過往,將跟隨著一件又一件不可思議的案件漸漸地揭開來 ... 


《ON 異常犯罪搜查官 藤堂比奈子》人物相關圖

人物相關圖


【初回感】

第一集雖然顯得有點冗長,但一開始的事件馬上就引發出許多第一回結束後仍然未解的謎團。原以為宮原的這起事件,是為觀眾們所辦的一場歡迎會事件,但沒也想到這起事件只是一個起因,透過第二起女警被殺案件將觀眾們帶入接下來所有事件將有許多的謎團和不可思議性。講白話一點說,就是接下來的每一回事件都將跟獵奇的殺人手法脫出不了關連。

有點冗長的第一集,算是完整的建構出整個藤堂比奈子和周邊身旁人物之間的關係,而這樣的關係連結可以參考一下上面的人物相關圖。大致上本劇有三個未來可能有相當大發展的關鍵種子。第一個的種子,我想可能是比奈子的搭檔,也是前輩的東海林泰久(橫山裕 飾)。東海林警官對於犯罪者和加害人似乎有著過度的憤怒和仇視,而過激的情緒表現,我想也讓比奈子已經察覺到了,這樣的情緒假使不加控制,往往將可能成為變成殺人犯的催化劑。之所以認為東海林會是個重要的種子,是因為東海林似乎有個已經過世的妹妹,一想到這個妹妹,不由得就讓人聯想到第一幕的畫面,也就是比奈子作夢時的畫面。

接著,第二個種子,就是林遣都飾演的精神科實習醫師中島保,只跟比奈子見過一次面的中島醫生,卻有意無意的提供比奈子破案的線索,而線索當中出現過的人物,也跟自己任職診所的醫師有所牽連,這是否代表著這家診所的主治醫師,會是未來的某個大事件中的重要關係人?而保存在中島醫生抽屜的一張糖果紙,和比奈子夢中的那名被害女孩產生了共同的連結,被害女孩和東海林過世的妹妹又究竟遭遇到什麼樣的事件?我想這三個人之間,總有著一種微妙的關係牽連著。

第三個關鍵種子,則是女主角藤堂比奈子本身,第一回對於比奈子的過往依然沒有很詳細的描述,只出現了小比奈子和母親的那一幕,看起來似乎比奈子從小就已經擁有了長大後的人格特質。這樣的人格設定,或許就是許多人所認為的「一號表情」。這個一號表情同時的出現在小比奈子和長大後比奈子的眼神中,讓人不禁的會去猜測,比奈子究竟是擁有什麼樣的特質?或者是說,她擁有著為人不知的特殊疾病?

之所以會這樣的猜測,也是因為中島醫生這樣的角色置入在刑事劇當中,而在第一回也看到了中島醫生對於只有一面之緣的比奈子提供協助,似乎中島醫生對於比奈子人格特質和個性感到興趣。因此,總言之,第一回算是建構出整個人物和人物之間的關係架構,而這樣的架構完成後,慢慢的,在第二回之後將會漸漸的顯現出更多的端倪。

目前只能說,比奈子對於情感的認知上似乎存在著一些問題,無法正常的表現出一般人所擁有的普遍反應以及喜怒哀樂,或者是說,她只將喜怒哀樂,特別是喜和樂,表現在自己所感興趣的事件身上,而搭檔前輩東海林也發現到了,比奈子特殊且異於常人的情感表現。比奈子、東海林,以及中島保,這三個關鍵的人物身上,似乎都擁有著一段為人不知的過往。比奈子是對於獵奇事件產生異於常人冷靜的好奇心,東海林則是對於犯罪者異常大的憤怒和仇恨,他們每一個人的心中,似乎都住在一個怪物,一旦打開了觸發怪物的開關,就是事件謎團的誕生,以及解決事件之時。


【觀後感】 9/15 updated!

該是一切謎底揭曉之時了!(笑)

初回感當中我做了一些假設,這些假設代表的意義也同樣是作為觀眾之一的疑問,所以假使這些疑問能夠在最終回解開,那代表劇情的鋪陳也算是完整的收尾了,那至於成不成功,則是另外一回事了。

起先,第一個讓我感興趣的是東海林妹妹被殺的事件,是否和吞糖果事件有所關連?而最終似乎兩者之間是毫無關聯的兩起獨立事件,真要串起關聯點的話,那就是「殺人犯」。從本劇後半章節開始之後,「殺人犯」一詞便出現了很多,而這一詞也牽起了主線,也就是藤堂比奈子的背後謎底。

第二個讓我感興趣的中島醫生,跟吞糖果事件似乎有著密切的關聯,而最終的真相也確實如此。作為吞糖果事件的第一發現人,可以說完全改變了中島醫生往後的命運,也成為了前半章節當中的最重要關鍵角色,當然了,「殺人犯」一詞依舊是如影隨形的影響著所有人,一如藤堂比奈子、一如中島保醫生,甚至是東海林。

最後,也是本劇的主線,藤堂比奈子的身後謎底。比奈子在感情的認知上和一般人有所差別,但並不是沒有感情,這點非常的重要,也是影響最終回結果的關鍵。雖然比奈子比起一般人而言,感情上的表現不同,也有著特別的癖好,喜歡把七味粉加在每一樣食物和飲料內,的確,種種的行為對於周遭的人而言,都是如此的奇異。一開始,東海林也對於藤堂比奈子的舉動感到懷疑、疑惑,甚至是驚恐。對於不理解藤堂的人而言,比奈子就像是個怪物般,對於獵奇殺人事件充滿著高度的興趣,充滿興趣的表情往往在不經意間被東海林察覺到,自然的,對於比奈子也就充滿了懷疑和戒心。

而自從遇到了中島醫生之後,比奈子也有了心靈的出口,可以在中島醫生的面前不用再偽裝自己,終於可以表現出真實的一面。比奈子自從當了警察之後,一直在追尋著,到底自己和其他的殺人犯是否相同的答案。一次又一次的獨自冒險,不顧危險的和殺人犯們面對面對質,總總的舉動,東海林對於比奈子的信任感也越來越低。此時的東海林依舊不能理解比奈子,唯一能夠理解的也只有中島醫生,或許也還有法醫石上醫生而已。

最終回的事件,比奈子又再度和殺人犯一對一的面對面,但這次和以往不再一樣,因為她再也不是獨自面對,東海林從中島醫生的口中獲得了啟示,選擇試著相信,也試著將比奈子拉回正途。最終,殺人犯和一般人之間到底明確的分界線在哪?正如中島醫生所言,每個人都可能成為殺人犯,差別在於,大部分的人都能夠導回正途上。比奈子之所以不會成為殺人犯,是因為有著一個深愛她的母親,正跟最終回的殺人犯有著很大的對比,從小就受到父母的虐待,即使被送進了兒童保護機構,同樣的還是受到機構內的人員傷害,一次又一次的傷害,讓人偏離了正途,進而觸發了殺人的開關。

從小到大,即使受到父親的冷言冷語,但深愛她的母親,仍不斷地溫暖的支持著、相信著自己,也由於因為愛、因為來自於母親的溫暖,讓比奈子才能夠一直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如今雖然母親已經去世,但中島醫生、石上醫生、東海林、厚田主任等諸多同伴們的出現和關心,同樣默默的帶給了比奈子很多的鼓勵和溫暖。

「妳很怪,但妳不是怪物。」

我們人總是會對於和我們有著不一樣行為的人投射異樣的眼光,而這些默默不聞的異樣眼光,往往是開啟往後偏離正途道路上一個很大的催化劑,假使身邊沒有任何一個關心著自己的人,帶給自己任何的溫暖,漸漸的,自然也會變成了成為殺人犯的動機。從小的生長環境、教育環境,以及人際關係的變化,都在在的造就了一個人的成長背景,而在成長的過程中,其實我們每個人多少都可能遭遇到許多的挫折和困難,就像是藤堂比奈子一樣,感情上的認知或許和別人有所不同,和別人也有不太一樣的喜好,這些都可能造成了歧視和異樣眼光的對待,但是假使在這過程當中,有一個人願意相信自己、願意支持著自己,那麼將可能因此改變了一個人的未來。

九集的事件中,出現了很多令人無法想像的獵奇殺人事件,讓我們看到了許多來自於人的陰暗面,而這些陰暗面造成的後果卻是如此的令人難以想像。關於殺人,其實不是一朝一夕才產生這樣的行為,而是經過長久的累積下,加上天時地利適當的觸發,而一旦觸發了開關,便會永無止盡的下去。

這些事件中,我們不難免的會看到,無論是否是殺人犯,人總是會為自己的行為找了許多合理化的理由來減輕罪惡感。當自己內心的道德已然淪喪,不把殺人當作是一回事的時候,那麼將是人心最醜陋、黑暗、邪惡的一面。特別是從吞錢連環殺人事件當中,讓人對於那群已經將殺人合理化,毫無罪惡感的一群老人們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不寒而慄的一面。

雖然經歷了那麼多噁心獵奇的殺人事件,也看了很多人性的黑暗面,但最終比奈子還是拋棄了存放在心中的那把小刀,她不需要也不必要殺人,因為她是一名警察。

 


【相關連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