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1年12月30日 星期五

2011《精彩與黯淡》 - 年度簡單回顧

既精彩又黯淡的一年


今年(2011)元月初,我第二次前往了高雄旅行,也寫下了《絕色高雄》第二季的系列文章,正式揭開了2011年的開端。

二月底的時候,我和阿育去了日本東北(宮城、山形),一窺那傳說中的「藏王樹冰」奇景。儘管山上的風雪讓人冷不堪言,手也為了拍下一張張美麗的照片而幾近凍傷狀態,但一直到現在我還是這麼覺得,當初在日本東北拍的這些照片絕對是值得的。

很不幸的,從日本回來後的兩個禮拜後,我正在撰寫《奧羽三部曲》文章的同時,日本東北發生了311大地震。看著電視上正播著宮城縣沿海的農田正被海嘯給吞沒的畫面,那一幕幕的場景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中。

「這裡可是我不久之前才走過的地方阿!(淚)」

面對著既感傷又五味雜陳的心情,我終究完成了系列文章的撰寫,以表達我對於日本東北的哀悼與敬意。

之後的幾個月,在寫完《奧羽三部曲》後的幾個月,我過著一段相當平凡的日子,看看日劇、在鄰近的地方拍拍照,除此之外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

七月的時候我上台北參加了高普考試,也買了E-P3,正想寫新的相機文章時,我的眼睛卻發生了狀況。起初我只是覺得不是很嚴重的出血,但至今仍然還在進行雷射手術的療程,我才知道其實當初出血的狀況還是蠻嚴重的,目前也還不知道眼底的血什麼時候才會完全消散?

雖然對於視力目前是都沒什麼影響,但對於視網膜這樣不可逆的狀態下,對於未來仍舊充滿了許多的不安。這次的事情也讓我痛定思痛,嚴格的警惕自己要控制好當前的狀態。

即使在這樣的狀態下,我仍舊在十月底毅然決然的去了一趟日本京都,完成了兩年前一直無法完成的夢想。或許很多人覺得我既然都去了那麼多次的日本,京都應該談不上是夢想,想去也是很有機會可以去。

去京都對我來說的確是不太難的事,不過這次的京都之旅,某種程度上也是實現當初自己所下的一個承諾,或許那樣的承諾對於其他人是不以為意,但的的確確從那時候開始,對於京都開始有種期待與憧憬。

圓舞曲的系列文章雖然仍有遺憾,不過以小篇幅的內容完成了二十篇文章還是挺讓自己感動的,也很替自己高興的又完成一件事,有著這麼樣小小的喜悅之情。

現在已經是十二月的三十號了,在這精彩與黯淡交織的一年中,充滿著喜怒哀傷的一年,很特別,也很充實,但也很無聊且憂慮。今年的跨年和去年的跨年一樣,都要和家族一同出遊。不過對於2012年還是有一些期望,那就是希望不要和今年的下半年一樣,過得很不安與擔心的日子,而自己也希望能夠獲得多一點的信心能夠堅持下去。

我想這樣應該也就夠了。

隨著年紀的增長,現在的我其實不太想看得那麼遠,因為總覺得看不著,也摸不到那未知的路途。有時候還是會想很多未來的事情,就像我對於京都那般的憧憬一樣,同時又不太敢想太多,日復一日,頗有矛盾之意。現在的我,只能盡量的在允許的狀況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一如旅行、一如玩喜歡的相機、拍更多過去不曾想拍的事物等等。

夢想對我來說,可以是一趟美好的旅行、也可以是一份理想的工作、更可以是一份真摯的友情與真心的愛情,

但夢想如果沒了健康,夢想就只能是健康。


希望2012年真的能夠看到一絲的曙光,好抱著希望繼續努力下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