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4年1月10日 星期五

[心攝] 煩惱


詢問處


[現實與夢想間]

前一天才剛很高興的講了很多自己內心的想法,沉浸在好像真的可以實現目標的氛圍裡;但今天馬上又被自己的老爸打了一巴掌,心不甘情不願的從夢裡醒了過來。隨著老爸年紀的增長,變得越來越更固執,越來越悲觀,也越來越難改變他的想法。他的思考邏輯早就已經不是旁人可以改變的事。

很多人覺得自己孤僻,不喜歡跟其他人熱情接觸,其實只是自己因為不太想聽到其他人的說三道四;也許是關心,也許是擔心,甚至可能是帶點輕視的意味,而對方自己卻也渾然不知。打著關心的口號,用自以為的關心,其實對我來說就像是個施捨般的憐憫。

離開學生生活後,似乎一定要找個平穩的工作才像是個正常人生。這兩、三年來忍受了內心無比大的掙扎和矛盾,都已經不知道反反覆覆多少次了,也不知道發自內心的疲乏反反覆覆了多少次。




[自身]

大學畢業後經歷了一些事情,讓自己開始變得很怕死;因為大學時不好好的照顧自己,下場結果就是先出現視網膜的大出血。連續出血的那幾次當中,最大出血量的一次還是去和台北的親戚們聚會。想必他們一定不知道當下他們在我眼前其實是一片血肉模糊吧?!治療的那段時間,自己充滿了許多的不安和恐懼,深怕從此以後沒有辦法拍照。

最近的幾次回診,大學時的不正常生活作息,加上時間的長久累積下來,某個器官開始出現早期病徵,雖然整個演變的過程有十幾年到二十年左右的進程,但十多年對我來說怎麼可能夠用,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要拍很多的照片,要去很多地方旅行。

這段時間開始比較嚴格的控制飲食,每天量五到六次的血糖,幾天一次的血壓,以至於現在要開始努力的運動。都是因為自己很怕死。畢竟活著才有希望和未來可言。家人親戚間都自以為的覺得,自己既然是念資工出來,那就該進入相關行業工作。看我的樣子都好好的,跟正常人都一樣,找個科技相關行業不成什麼問題吧?的確,這當然都沒有問題,就像是在大學時期,我也覺得自己真的跟一般人沒有什麼兩樣,覺得自己狀況很好,可是現在卻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就因為思考著將來,思考著幾十年後的未來,才更不願意在現在就賭上全部的自己。為了賺個幾毛錢,為了在親戚朋友的面前比較有面子,賠上一、二十年後的未來。而現在即便自己講的再多,都像是在幫自己辯解。

我也承認,這是在辯解,如果辯解會讓自己好過一些的話,那麼我會一直辯解下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