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4年4月12日 星期六

[心攝] 關於太陽花


ひまわり


四月十號,太陽花學運結束了階段性的任務,退出了議場。

首先很抱歉的是,最近這兩三個星期以來,自己罕見的把部落格的文章焦點都給轉移到這場學運身上;我想說抱歉的人是,如果期待著觀看日劇、旅行、拍照等等相關題材文章的朋友們,當然這幾篇的文章內容可以直接選擇跳過。未來也依然會持續的寫著自己喜歡的題材,也包含了當前的許多與旅行毫無相關的議題。


三月十八號的這一天,我想我正在觀看著一部日劇,突然在網路上接收到有一群人攻佔立法院議場的訊息,一切不可思議的發展就此展開。

從資工系畢業後的那一年,我一度想要考政治、行政相關的研究所,這樣的想法可以說跟原來的理工科系大相逕庭,後來,也真的繳了一筆為數不少的報名費跑到了南陽街補習班去補習。之所以會有政治議題有興趣,大概跟從小就對歷史有濃厚興趣的這點頗有關聯,畢竟政治是構成歷史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當滿二十歲的時候,有了第一次的投票權,除了感到新鮮與興奮,也深深感到此刻起,自己也擁有了來自公民的參與和使命感。至今,有投票權的八年以來,每一次的選舉都有去投下寶貴的一票,因為這是行使公民權利的最基本方式。

2009年到現在,我對這件事的熱情逐漸冷卻下來,與其說是冷卻,到不如說是感到悲觀,以及發自內心的無力感。所以當時間推進到2014年三月十八號的這一天,這場不可思議的發展,也讓我的心點燃了不可思議的熱情。二十四天以來,比起很多人,我參與這場運動的時數可以說是少之又少,往往到了現場也只能夠沾沾醬油,用相機紀錄起這二十四天之中的短短數小時;我所看到的一切,也是這二十四天之中的短短數小時。


過去的五年來,對於未來充滿了許多的擔憂,除了擔憂出路,也要擔憂著不比一般人的身體狀況,同時也對這個國家的未來感到擔心。掌握權力的一方,過著安逸生活的那一群,依舊享受著美好生活中的小確幸。可是某種程度上,我不也是這一群人中的那一員嗎?因為這個部落格,因為部落格中許多旅行的美好照片,讓我看起來也是屬於那一群人中的一員。

我不得不承認,位於內心反面的我確實是如此的生活著。

當看到這些僅比我年輕幾歲的朋友們站出來的時候,一方面熱情再次的被點燃,一方面對於這個國家的未來也點燃了希望;而也有這麼的一方面,對自己活在世界上的價值感到質疑。我很膽小,做很多事以前總是考量很多,姑且不論出社會,就連面對自己的家人親戚們,當每每走進和自己意識形態相反的親戚朋友群當中,我就成為那一個別人眼中顯得孤僻不愛與人攀談的傢伙;我真的很膽小,就連這次的學運,自己要不要去現場走一遭,光是這件事足足讓我猶豫了好幾天。即便知道這是自己認為對的事情,顧及家人、顧及旁人對我的觀感,一度龜縮了起來。即便是到了現場,也選擇了用相機靜靜的紀錄起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切。

這二十四天以來,我重新檢視起自己,自己所欠缺的東西,自己所害怕的東西。我不得不承認,我真的很膽小,我真的很容易瞻前顧後,腳步容易停滯不前,卻又對未來充滿著許多開放性、創造性的思考。我真的很感謝這次的太陽花學運,讓我再一次的檢視自己的不足,在面對人群時的膽怯;而我現在開始覺得,似乎能將這樣的膽怯,轉化成觀看世界的另外一種角度和方式。


正如同所說,退出議場,對於這場行動而言,只是一個逗號,未來,關於民主的這條路上,關於這個國家與個人未來的這條路上,並沒有因為一場二十四天的活動而變得簡單;相反的,在發現內心另外一個反面的自己過後,這條路會變得越來越難走,也會越來越艱辛。正如同這些學生們過去的這幾年來,孤單默默地替我們這些公民關注著許多議題一樣,我選擇的這條路也一樣還是孤單、也一樣還是得咬緊牙關努力的堅持下去。

最後,我想跟這段時間以來,有參與這場運動的所有朋友們說聲:

辛苦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