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4年6月12日 星期四

[14春日劇] 《BORDER》全劇觀後感


BORDER


【觀後感】

《BORDER》應該算是本季的一大黑馬,本來也不是我預定追的日劇之一。這段時間以來,我對本季所追的唯一一部刑事劇《MOZU》讚譽有加!這部也是我認為這兩年來所看過的刑事懸疑劇中的前三名。可是今天是講《BORDER》這部日劇,《MOZU》就有待最終回看完後再一併結論感想。


《BORDER》這匹黑馬瞬間獲得了許多日劇迷的讚賞,乍看之下這部刑事風格的日劇跟以前相同類型的戲劇無太大的不同。說一句實在話,刑事懸疑劇能夠以全新創意和點子發揮的空間非常的有限,然而這部也是如此 ─── 儘管題材的創意層面並不是全新的點子,但卻能夠老梗新用,寫出了一系列共九集精彩的作品,這是我對金城編劇相當佩服的地方。

這齣劇的劇本可以說帶來了刑事劇的全新風氣。主副標題設定的明確性、關鍵性;配樂與劇情的相互搭配;舊創意所闖蕩出的新思維等等。這些都是我認為這齣劇很成功的地方。既然我給予這部日劇很不錯的評價,那麼是否該舉個例子來說明呢?


BORDER ─── 這個英文單字顧名思義翻成中文就是「邊界、界線」的意思,實質的意義在於最後三集所引導出來的結果。這部刑事劇的風格非常的寫實,也並沒有對警察產生過多的造神運動;相反的,真實的揭露出現實層面所可能會發生的事情,例如:事件真相往往因為加害人的背景而被抹滅掉;來自警察組織內部的集體貪汙;許多至今無法破解的懸案。這些都可以在《BORDER》當中看到。由於這樣的真實性,再加入了懸疑性,以及主角意外獲得的新能力,也就是科學無法解釋的超自然現象,讓真實和不真實相互打造出一種有趣的和諧感。

一看完《BORDER》第一集之後,馬上讓我想起幾年前谷原章介和北川景子主演的《抹布女孩》,當時也是一集一集讓人欲罷不能的看下去。這因為兩者都不是一部傳統的刑事懸疑劇,這因為這兩者都加入了超自然現象的成分進去,加上優秀的單元事件劇本,才讓整部劇變得非常的有可看性。


border_chart

人物相關圖


男主角石川安吾(小栗旬 飾)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刑事,負責偵辦許多東京都內的重大案件。曾在案發現場周遭逮捕到重返現場的兇手,因此從此之後,每當到達案發現場之時,第一件事一定習慣性的會先在案發現場的周遭繞一圈。這樣的習慣卻讓他被不明人士槍擊,子彈貫穿腦部,但是卻停留在腦部裡面。偶然之下他發現了他擁有可以看見死者,跟死者進行交談對話的能力。但這樣的能力卻也同時為石川帶來許多精神上的折磨。

在石川腦部中彈期間,來了一名美女驗屍官比嘉ミカ(波瑠 飾),跟其他的驗屍官不同,她是一名擁有獨到見解,且對於從屍體上發現的不正常現象,以及案發現場周圍所遺留的物品痕跡始終都抱持著懷疑的態度和精神的法醫。也因為這樣的正義精神,比嘉和石川兩人,很快就成為了很好的工作夥伴,比嘉也是石川很好的傾聽者。

波瑠飾演的比嘉在這部擁有相當亮眼幹練的外型和表現,是我在本劇中最喜歡的一個角色。其實我一直等待石川警官把他可以跟死者對話的這個能力訴諸比嘉,但很可惜的是最後比嘉依然沒有幫助瀕臨崩潰邊緣的石川解決問題。還有另外一名重要的角色就是和石川搭檔的立花雄馬(青木崇高 飾),雖然他平常講話絲毫不客氣,但卻對石川的行動非常的信任,可以說是石川相當好的一名警察搭檔。


石川因為獲得與死者對話的能力,所以每到案發現場,一見過死者的遺體之後,就可以與死者見面並進行對話。自始至終,石川並沒有將這樣的能力告訴過任何人,任何人聽了也可能只是認為他腦中的那顆子彈作祟。去過案發現場之後,也因為能夠跟死者對話,所以石川總是會比任何人還早知道真正的殺人兇手。

但畢竟「與死者對話」這樣的過程並不能當作證據,於是石川只能夠透過「違法」的情報交易,透過遊走於黑暗的情報者們的幫助來尋找證據。一連串的事件下來,從第一回到第六回為止,石川總能夠順利的以這樣的方式來執行他心中的正義。直到第七回之後,石川開始變得不像自己,甚至看起來已經走火入魔。

任何的案件都不可能順利的破案,而這些無法破案的案件,有些可能是包庇、有些可能是找不到證據,這對時時刻刻可以看見死者,卻無能為力找不到證據破案的石川來說,是心靈上很痛苦的煎熬。最後來自心中強烈的正義感作祟,終於讓石川跨出了一道無形的界線,而那界線是否正是最終回所說的「邪惡」與「正義」?

最終回「越界」,請來了大森南朋飾演最後的魔王安藤。繼石川在第七回遇到的地下清理者之後,大森所飾演的這名角色,同樣是非常難以應付的對象。發生綁架殺人事件之後,石川再度看到死者小男孩,這次石川很明顯的已經失去理性,為了揪出這名殺人兇手,可以說用盡很多非法的手段。最後卻被真正的殺人兇手給一一破解。最終跟第七回肇事逃逸的兇手一樣,即便知道真正的殺人兇手,卻因為沒有明確的線索和證據,最後還是不能以合理的罪名和理由逮捕兇手。

就在小男孩火化之日,讓他終於按捺不住來自內心的虧欠,讓他決定用「私法」來完成「正義」。


最終回的結束令人非常的意外,一點都不像是一個結局該有的結束點。編劇留下來很多的謎團和疑點,卻也因為最後石川和兇手的那幾段對話,讓人有許多的反思。有人說,石川其實已經悖離了原來的正義之路,可是我卻不這麼認為。看見死者的能力讓他能夠早一步發現真正的殺人兇手,卻受到法律與道德上的有形條文與無形之間的規範,在知道真相後反而讓他變得寸步難行,開始尋求光明面底下的黑暗之路前進。

一路走來,石川一直都是秉持著內心中的那把真理之尺,以及他心中所認定的正義在做警察的這份工作,這點是無庸置疑的。為什麼我覺得石川始終沒有偏離正義的道路,即便周遭的人也許不是這麼看待。實質上石川所獲得的回報,就是來自死者的笑容與感謝,絕對是讓他一直走在正義的這條路上的最重要依據。

邪惡與正義,兩者之間看似擁有一條無形的線,而這道無形的界線依據來源為何?法律和道德可以說界定了這條線的存在。法律,賦予了警察行使正義的權力,可是一但這項權力落入邪惡執行者的手上,那麼就會很容易的從正義跨越到邪惡這邊;道德,因為良知的緣故,想為死者平反申冤的心情,讓正義的一方迫不得已的採取了邪惡手段,那麼就會從邪惡跨越到正義的一方。

解決案件的過程中,石川曾經想要用輿論的方式來毀滅殺人兇手的石川,受到了駭客二人組的阻止。有趣的是,提供石川情報的這些地下情報者們,儘管他們生活在陰暗的世界裡,但他們心中卻擁有一顆正義之心;即便使用的是黑暗手段,可是卻幫助了石川實現了正義。打從一開始黑與白早已經來來回回的,無數次的跨越這條無形的界線。

石川已經走入黑暗,除非他的良知和能力消失以前,這絕對已經是無可避免的事實。同時也堅信著他不會走火入魔,因為走在這條黑暗之路上引領著他的那盞明燈,正是這些受害的死者們。無論絕對邪惡或正義,關於絕對一詞,我相信世上沒有至始至終的「絕對」存在,過程中勢必會在光明或黑暗之間遊走。即便兩人最後都站在邪惡的大圈圈裡,但本質上石川和安藤之間還是不同。安藤在實行邪惡的過程中,其實借用了許多表象的善良之心來完成邪惡;相反的,石川在實行正義的過程中,則是借用了邪惡之手來完成心中的正義。

石川始終站在許多非得作出一個抉擇的十字路口上,在邪惡與正義之間相互拉扯。如果說,邪惡和正義就像是同處一枚硬幣的正反面,而最終取決於到底是「邪惡」?還是「正義」?我認為並不是來自於社會的輿論風向,而是來自於一個人內心的本質,心中所存在的道德良知,以及追求公理真相的精神。只能說,無論是邪惡,還是正義,來來回回的跨越界線的過程中,勢必會造成許多令人遺憾的結果,而不斷承受著這樣的矛盾、痛苦與遺憾的石川,這或許是奇蹟存活下來的他的宿命和使命。


【相關連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