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一、嘗試的勇氣


Memory_of_a_Melody_EP1-1


算一算已經有四年左右了吧?!

今年六月,我一個人站在明石海峽大橋下,眺望著眼前的這片湛藍大海。很難想像眼前的這片海僅僅只是日本的內海。那一天的陽光相當刺眼,即便有了太陽眼鏡,但彷彿還是能夠穿透一切燒傷我的視網膜。

這是讓我每一趟旅行最擔心的一件事。


每次眼科回診時,主治醫師總是不厭其煩的叮嚀著我,要控制好血糖、血壓。因為我的血管比別人更加的脆弱,打從某一次開始出血後,經過幾次的雷射,總算覺得事情好像告一段落。

某一次回診:

「醫師,我想問的是,只要控制好血糖、血壓的話,視網膜還會不會出血?」帶點期盼的心情詢問著醫師。

「控制再怎麼好,血糖還是會比一般人高。」醫師若有所指的說著。

接著,他又說了。

「只能夠延緩狀況惡化,但往後還是有可能會出血。」


Memory_of_a_Melody_EP1-2


自從那次的診間對話,每每出門旅行,總是會戰戰兢兢的保護好眼睛,請醫師開的備用止血藥也從來沒忘記帶過。我在旅行前所做的準備,不是一個背包、護照和錢而已,還要準備好非常多天份量的藥,林林總總加起了四、五種的藥左右。

回想起四年前的事情,我記得好像是2011年八月底的事情吧!

記得當時眼睛視網膜雷射的療程已經告了一段落,而計畫很多次的計畫,我一直很想去完成它。會這麼急著想要去完成,主要還是在於那次和醫師兩人之間的對話。在那之後,我其實一直把他的話記在心上,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害怕的不知道哪一天還會再像半年前那次一樣的大出血。害怕哪一天我沒有辦法靠自己的雙眼親自確認眼前的風景,然後按下每一張的快門。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擔憂其實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而是那一次的出血讓我連看電視、騎機車出門都得要偏重於另外一隻眼睛來確認。加上等待自行吸收出血的時間短則三個月,長則得要花費半年以上的時間,那幾個月下來感到有些疲憊和吃力。

回想起那段日子,在八月底我更堅定了想要完成這件事的想法。


Memory_of_a_Melody_EP1-3


「我想要嘗試著一個人去旅行。」

回朔開始寫部落格的那段時間算起,從09年到11年經歷了兩年左右的時間。而在11年以前的日本旅行,幾乎都是靠他人的幫忙才能夠完成。而我想實現的一個人旅行的計畫,其實是想從頭到尾、完完全全的倚靠著自己的力量去完成;從買機票那一刻開始,住宿以及交通行程等等,都想只靠一己之力。

好不容易結束雷射治療的療程,即將告別了視網膜出血的陰霾繼續向前走的同時,在我身邊一直有兩位擔心我的人,那兩個人就是我的父母。特別是我的母親。即便在我興沖沖的上網準備很多功課的時候,她在一旁仍然看出了隱藏在我內心的真正煩惱。


有一天她在廚房做菜時,我跑到廚房跟她討論我的計畫,同時也訴說著我的隱憂。她看出了我的隱憂,也給了我一些建議。她認為我應該先去詢問主治醫師的意見,假使醫師說不要緊的話,我會比較放心,而他們也會比較安心的讓我出門。然而中間很長的一段談論的過程當中,有些事情直到現在我依然歷歷在目。

其中一件事是在當時,她在一邊忙碌、一邊突然回了我一句話:

「那不然 ... 老媽跟你去好了。」

當時從她的語氣中似乎不像是一句開玩笑的話。反而覺得她的話語之中語帶玄機,透露著她的心情;感覺是有一點開心、甚至帶點期待的這樣跟我說著。


「我陪你去好了!」

彷彿像是著了魔似的,又有點像是打算豁出去的心情湧上心頭。突然間,我鼓起了想要嘗試的勇氣。


Memory_of_a_Melody_EP1-4


媽媽(左)和阿姨(右)京都車站前合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