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

【那年,我和它們的故事】四、獨奏與協奏:Olympus OM-D E-M5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01


「OM-D」系列相機的發表,對Olympus來說,我認為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轉折點。

一開始歷經假帳風波,讓人一度覺得,這家老牌的日本相機廠可能要就此一蹶不振;但是後來隨著「E-P3」的推出,讓人看見了這家公司的一線生機。原以為E-P3發表後,可能又會停滯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但就在發布後還不到一年,又再次發表了「OM-D E-M5」。

這是一條有別於PEN系列的全新產品線,繼承了底片「OM」相機的復古外型,並搭載了許多嶄新的功能與硬體技術:

「OM-D E-M5」使用了兼具輕量和堅固性的「鎂合金」機身,並具備基本的防塵防滴設計;採用全新1605萬畫素的感光元件,以及全新的影像處理器「TruePic VI」,可大幅提升畫質和高感光度的表現;搭載五軸防手震技術,提供更為優異的防手震表現;進一步強化「E-P3」的「FAST AF」系統,並且提升動態追焦能力等。

如果說,「E-M5」改變了這家公司的往後發展,那麼也可以這樣說,這台相機也成為了往後很長一段時間,以Olympus作為我旅行時的最佳夥伴。


【獨奏:一個人的東京】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02
▲ 過去、現在,與未來


西元2013年三月,我獨自一人來到了東京,頭一次展開一個人的旅行。

其實在過去的一年當中,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老媽,生病了。」

父母健康的時候,我們總以為,他們可以永遠的陪伴在我們的身邊,也總覺得癌症這件事,離自己的父母很遙遠。可是卻不是如此,東京旅行出發前三個月,老媽卻被醫師診斷出了「肺腺癌」第四期。

一時之間,腦袋一片空白,上網找尋很多相關的醫療資訊,也聽從了醫師的意見,立刻先自費服用標靶藥物,並針對擴散出去的部位進行局部的放射線治療。

服用藥物後的頭一次回診,原發癌細胞的範圍大幅縮小,驗證了標靶藥物治療是有顯著的成效,這次回診的報告讓我們也稍稍的放下心來。閱讀過許多的資訊後,也開始慢慢的了解到往後的治療方針和程序;一種抗癌藥的平均有效時間,後續又還有哪些能夠使用的藥品種類,我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底。

後來,在家人幫忙引薦之下,轉到了台大醫院定期回診和治療。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03
▲ 巢鴨地藏通商店街


來到東京,是選在乍暖還寒的三月初。

由於老媽的病情狀況已經穩定了下來,於是我計畫了這趟六日的東京旅行。

五晚的住宿,都是住在東京北邊的巢鴨。

有著「老人原宿」之稱的巢鴨,之所以選擇落腳於此,一來是旅館的單人住宿還頗為便宜;二來是這裡鮮少有外國觀光客涉足,較能夠體驗在地人的日常生活;三來是這裡剛好位於山手線上,和池袋、新宿和上野之間的距離都不算太遠,大約半小時左右的車程。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04
▲ 東京羽田空港:ANA全日空客機


這段時間,我一直是以「E-P3」作為旅行的主力相機。

確實比起前一代機種有著長足進步,但仍舊可以感受到些許不足的部分。例如「高感光度」的可用性依舊是無法與手邊的NEX-3比擬;螢幕色彩偏綠,和實際在電腦螢幕上所觀看的照片相比,有著相當大的落差。

OM-D發表以後,因E-M5改採Sony所生產的感光元件,搭配全新的影像處理器,使得高感光度的可用性大幅提升,同時也加入了旅行途中非常實用的防塵防滴、五軸防手震等功能,最後終於促使自己在2012年夏天進行機身的升級。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05
▲ 東京車站屋頂


這趟旅程,我帶了「E-M5」和兩顆定焦鏡頭出門。

和E-M5搭配的兩顆鏡頭,一顆是「MZD 12mm F2.0」,等效24mm的廣角定焦鏡,這顆鏡頭早在E-M5之前就已經購買,本來是搭配著E-P3來使用;另一顆鏡頭,是福倫達的「NOKTON 17.5mm F0.95」,等效35mm的大光圈定焦鏡,是在前一回的關西之旅所購買。

另外,還帶了另一台備用機「Ricoh GXR」。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06
▲ 淺草 仲見世通


我從巢鴨搭乘著山手線來到了上野,再從上野轉乘銀座線,來到了淺草。

淺草,是每當自己回東京時,必定會前來拜訪的一處景點。過去我對淺草周邊地區的認知其實並不多,往往在這裡待上的時間,連看場電影的時間都不夠。固定的參訪路線,都是從雷門出發,沿著仲見世通走進寺內,參拜完畢後便馬上離開這裡前往下一處景點。

此次,我想在這裡待上較長的一段時間,透過雙腳和相機鏡頭的視角,來觀看淺草寺以外的周邊地區。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07
▲ 下町商店街


上午大概花了兩、三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一直在淺草寺周邊地區散步著。

沿途走過了在地的食堂、服飾店、理髮廳、居酒屋等諸多店家,一路上講著日文以外的其他國家語言的聲音也越來越稀少。儘管路上仍舊有著三三兩兩的遊客,但已經能夠慢慢的感受到,東京下町的生活步調。

儘管已經過了中午時段,我沒打算找家食堂走進用餐,只是在某一台的自動販賣機前,投幣買了一瓶熱熱的咖啡歐蕾放在口袋。由於是一個人旅行,行程時間可以調配的非常充裕,短暫藉由咖啡和巧克力條回血後,換上了得仰賴手動慢慢對焦的「17.5mm F0.95」。

等效35mm的焦段,相當的適合在街上散步時所使用。

假使是24mm的話,在被誤認為偷拍前,難以再靠近一點拍攝的情況下,街景和人物之間就會顯得過小,容易產生一種「看熱鬧旁觀者」的疏離感,反而帶不出下町特有的暖意,而35mm的視角和下町的距離保持的恰如其分。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08
▲ 東京晴空塔(日)


下午,離開了淺草,我通過隅田川走來了押上。

東京晴空塔,西元2012年二月完工,並於同年的五月正式啟用;高度為634公尺的東京晴空塔,是全世界最高的自立式電波塔,將用於取代原先舊有「東京鐵塔」傳送電波訊號之功用。

我換上了「12mm F2.0」,來拍攝高度非常高的晴空塔。即使是24mm焦段,也得用雙腳多後退了很多步,畫面才有可能將整個晴空塔從底部一直往上涵蓋到塔尖頂端,再不行的話,也就只能趴在地上任由路人嘲笑了。(羞)

這時候考量到的,就已經不是街景與行人之間的關係,24mm的視角可以讓晴空塔的建築表現得更具張力一些。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09
▲ 銀座四丁目


過去曾說過,一直無法將定焦鏡當作是主要的旅行鏡頭,除了一開始用不太習慣以外,主因當然是能夠拍攝的題材,其多元性也受到了大幅的限縮。

這段時間除了無反相機,我也曾帶過幾台小型數位相機當作是旅行備機來使用,而這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那便是Ricoh的「GRD2」了。

「GRD2」搭載了28mm的定焦鏡頭,這也意味著我必須得開始去習慣不能變焦的這件事。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10
▲ 東京晴空塔:天空町


GRD2的這顆定焦鏡,確實有著比一般數位相機更為優異的畫質表現;幾趟旅行下來,不知不覺間,最先習慣的焦段就是28mm的視角了。

後來再考慮第一顆M43定焦鏡時,以此作為根據,與經常拍攝風景題材的兩種因素考量之下,選擇了「MZD 12mm F2.0」。

等效24mm的這個焦段,對於喜愛拍攝風景題材的人來說,可以取得比28mm稍微再寬廣一點的世界,除此之外,這顆鏡頭也是使用M43相機的這兩年當中,從精緻小巧的金屬鏡身作工,再到影像的畫質表現等等,都是讓人很難不喜愛的一顆鏡頭。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11
▲ 東京晴空塔(夜)


E-M5改採Sony所生產的感光元件、新的影像處理器及演算法以後,有了非常顯著的進化。

「是進化,不是改善而已。」

自動感光度的上限,也已經可以設定在「ISO3200」放心使用,無論是作為網路分享使用,或是放大照片觀看細節紋路的話,都有了很明顯的進步。比起E-P3對焦進化所帶來的雀躍,E-M5的革命性進化,實在讓人很難相信這是過去所使用的Olympus相機。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12
▲ 東京鐵塔觀景台:東京市區夜景


無論是從城市景觀、歷史情感,又或者是電視劇的角度來看,東京鐵塔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

隨著晴空塔的正式啟用,或許東京鐵塔的關注度已經不如以往,但只要站上觀景台之後就會發現,即便它的高度不再是最高,但從這個高度看出去的風景卻是格外的熟悉與親近。

站在高度越高的地方,只是代表著看出去的風景會更加廣闊,但適當的高度和視角,卻能夠拉近與東京這座城市之間的距離。

E-M5在高感光度的大幅進化,再搭配「17.5mm F0.95」,基本上從早到晚,旅行中所有可預見的風景,幾乎可以全部包辦下來。

而這其實還有另一個功不可沒的原因,那就是它身上所搭載的「五軸防手震」。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13
▲ 東急澀谷 舊車站月台


澀谷車站月台,東急東橫線。

受惠於五軸防手震技術,我幾天在東京的各個車站拍了很多人潮川流不息的照片。

快門速度即便已經來到「0.5秒」,照片中靜止等候車門開啟的人們,以及電車車身上的數字,和「乘務員室」的漢字卻依舊清晰。以過往的防手震技術來說,大幅低於安全快門速度的情況下,畫面大都會因手震晃動而變得模糊不清、難以辨識。

可是,E-M5所搭載的五軸防手震,卻還能夠帶來相對清晰的畫面。

這也代表著,除非有著拍攝特定夜間題材,和取得高畫質影像的需求才需要用三腳架來穩定相機,作為一般遊記素材的照片使用,手持拍攝就能夠獲得不錯的影像品質。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14
▲ 東京 隅田川


六天的東京行程,幾乎都在都心內活動。

去了淺草寺、晴空塔和東京鐵塔,也去了東京巨蛋看了場巨人和軟銀的熱身賽;利用相機高感光度和防手震的優勢,拍了東京鐵塔和晴空塔的夜景,也流連在各個車站月台許久,拍了一系列相同主題的照片;去了一趟銀座和築地,本想吃個名店壽司,卻因為排隊的人實在太多,只好在市場內拍了幾張照,雖不至於敗興,只是有些殘念而歸。

然後,在旅程當中的某一天,離開東京市區來到了鎌倉和江之島。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15
▲ 江之電 藤澤車站


江之電無論假日與否,總是有著許多的人潮。

連接藤澤、江之島及鎌倉之間的「江之電」,是東京近郊非常著名的一條路面電車路線,又因為沿線有著許多知名景點,因此受到日本國內和外國觀光客們的青睞。即便是作為最熱門的東京近郊觀光景點之一,我並不會因此顯得意興闌珊,不願意特地跑來這裡一趟。

這裡如同東京的淺草寺、京都的清水寺周邊地區,即使平常人潮就較為眾多,卻是處處都有值得一拍的景色,讓人容易流連忘返。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16
▲ 三月初的櫻花


我在江之島上意外發現了幾棵早開的櫻花。

幾乎未曾在櫻花季節時造訪日本的我,雙腳黏在了這棵櫻花樹下許久,拿起相機按了許多次的快門,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

這趟旅程中,實際上「17.5mm F0.95」的使用頻率比起「12mm F2.0」還要高上不少。雖然是顆有點麻煩的手動對焦鏡頭,重量也比同焦段的M43自動對焦鏡頭還要重上許多,但這顆鏡頭的對焦和光圈環的阻尼感良好,使用起來手感相當的棒!

更不用說,這顆鏡頭本身所擁有的優異畫質表現。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17
▲ 鎌倉大佛


午後,匆匆搭著江之電趕到了「鎌倉大佛」所在的長谷站來。

由於這天的天氣相當晴朗,從早到晚安排了很多的拍照行程,從上午的江之島、下午的鎌倉大佛和鶴岡八幡宮,最後還有傍晚的鎌倉高校車站前。即使一個人擁有較多的時間可以運用,卻沒想到江之島那邊,所需花費的時間比想像中來得多。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18
▲ 鎌倉 鶴岡八幡宮


鶴岡八幡宮,由鐮倉幕府所建立,為鐮倉當地重要的信仰中心。

我從長谷站搭上江之電趕了過來,來到八幡宮時,距離大陽下山約只剩一個半小時左右。

和「12mm F2.0」的明亮、通透與鮮活的特性不同,「17.5mm F0.95」所拍攝的照片反而帶著老鏡頭才有的懷舊感;略微清爽且帶點沉穩、憂愁的調性,拍起鎌倉這座古都,感覺特別的合適、也特別的有味道。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19
▲ 江之島夕景


傍晚太陽下山前,終於趕到了鎌倉高校前站。

初次的一個人旅行,體驗到了單獨旅行的好處,時間可以完全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必擔心同行家人的體力和用餐問題,就算過了正餐時間,也能夠用一條高熱量的巧克力條來果腹,即使沒有美食相伴,也還有眼前的美景作陪。

24mm和35mm這兩個焦段對我來說,都是實用度很高的焦段,儘管帳面上的數字看似接近,實際使用下來,兩者之間的視角還是有著相當大的差異。

我從一開始以變焦鏡為主的旅行配置,進而嘗試去使用幾個常用焦段的定焦鏡,在一趟又一趟的旅行、一次又一次的思考與反覆嘗試當中,好像慢慢的找到了那個自己所喜愛的視角。


【協奏:來自夏天的旋律】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20


這是在老媽生病前的三個月。

也是最後一次和她一起去日本旅行的故事。

地點同樣是日本關西地區,除了大阪、京都和奈良外,範圍還擴大到了兵庫和滋賀等地,時間也從五日延長到七日,當然最重要的旅伴也換了個人。

這也是我第一次帶著「E-M5」出門。買這台相機時,同樣搭配「MZD 12-50mm」標準變焦鏡一起購買。這顆鏡頭具備了防塵防滴設計,焦段也是旅行最常使用的焦段區間,而且還搭載了微距拍攝模式,是非常萬用的一顆鏡頭。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21
▲ 心齋橋 固力果看板


前兩晚我們住在了大阪最熱鬧的心齋橋。

我們一行人先去旅館辦理入住手續,並將行李卸下了以後,馬上來到了商店街,先將所需購買的藥妝給買齊。雖然中午在飛機上已經用過了餐,到了傍晚,不免還是有飢餓的感覺。

由於時間尚早,隨便先找了家超商進去,買了飯糰、麵包和飲品,就在超商前站著吃了起來。從旅行的第一天開始,我便感受到了,這將是一趟和去年截然不同的旅行。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22
▲ 替我們服務的廚師


來到了神戶,找了家朋友推薦的平價神戶牛鐵板燒店用餐。

這是頭一次吃日本和牛,跟想像中的味道完全不一樣,連平常不太吃牛肉的老媽,也都吃得相當開心,大力稱讚!

來到了餐廳室內場景,「12-50mm」的光圈並不大,感光度自動拉高到「ISO2500」。我開啟了「室內暖色調」功能,想藉此表現出「秀色可餐」的牛肉光澤與表面質感,缺點就是在人像這方面就會容易產生過度偏黃的現象。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23
▲ 六甲山 神戶夜景


我們下午先到有馬溫泉,然後再搭乘纜車來到了六甲山上,觀看日本三大夜景之一。

因為有著E-M5一起出勤,就沒有特地帶著腳架出門。我的身體微微倚靠在觀景台前的欄杆,相機用雙手扶著,輕輕的放置在欄杆上穩定;設定「5.4秒」的快門速度,拍下了這張夜景照。放大看略有晃動,但不上腳架能有這樣的成果已是相當滿意。

日本三大夜景當中,就屬六甲山上的神戶夜景,其視野最為廣闊。原因應該在於六甲山的高度比起其他兩大夜景的稻佐山、函館山都還要來得高的緣故。在這裡拍攝所使用的焦段,反而不需要那麼的廣角,約35mm至50mm之間,甚至更長焦段反而較為理想。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24
▲ 滋賀 彥根城城下町


來到旅程的中段,我把「12-50mm」給卸下,換上了途中加入的新夥伴「17.5mm F0.95」。

儘管是手動對焦,卻可以利用E-M5的放大檢視功能來確認合焦。由於Olympus相機本身就擁有自由度相當高的自定義功能,只要將放大檢視功能自訂在某顆實體按鈕上,對焦時便能快速地呼叫出功能,有效的提升手動對焦時的拍照節奏。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25
▲ 奈良小鹿


「17.5mm F0.95」擁有超大的「F0.95」光圈,但實際的使用時機並不多。

一般定焦鏡頭的全開光圈大都畫質偏軟,也就是沒有那麼的銳利。這顆鏡頭的最大光圈,會產生令人感到頭暈目眩的螺旋狀散景,如果沒有刻意想營造出夢幻畫面的需求,基本上我會將最大的可用光圈給設定在「F1.4」。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26
▲ 八幡堀


這趟旅程,我們一路從西邊兵庫縣的神戶、有馬溫泉和六甲山,一路來到了東邊滋賀縣的彥根與近江八幡,其中近江八幡的水鄉景緻最是讓我著迷。

近江八幡,位於滋賀縣中部、琵琶湖的東岸,自古以來便是相當著名的水鄉。這裡保留了許多的日本傳統建築和人工開挖的水道,也是日本古裝劇拍攝的重要場景之一。

眼前的這條八幡堀,於日本戰國時代所開鑿,水道全長約6公里、寬度約15公尺。當初的主要用途是為了軍事防禦,後來同時兼具水運物流的商業機能,讓此一地區成為了孕育近江商人的中心地區。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27
▲ 伏見稻荷大社


「E-M5」和「E-P3」之間,色彩調性有著些微的改變。

以一件市售的飲料商品來舉例的話,就像是「寶礦力水得」和「寶礦力水得Light」的瓶身,藍色與水藍色之間的差異。雖然實際上的差異性沒那麼大,但對比兩台相機所拍出來的藍天,使用新感光元件的E-M5,多了一種活潑的味道出來。

如果說去年秋天的京都之旅,E-P3帶出了古都京都的沉穩;那麼今年夏天的關西之旅,E-M5捎來了年輕、有活力的夏日京都!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28
▲ Olympus X-Z1(劃錯重點)


新的相機,讓照片色彩有了些許的改變;而新旅伴,讓旅行的色彩變得更加的繽紛。

如果說,至今最讓我感到後悔的一件事,那絕對會是前一次宛如惡夢般的京都旅行;

最讓我感到欣慰的一件事,那也絕對會是這一次,

處處充滿歡笑與淚水的關西之旅。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 29
▲ 老媽與鐵人特急合影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30
▲ 彥根城 玄宮園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31
▲ 嵐山 渡月橋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32
▲ 嵐山 竹林步道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33
▲ 奈良 猿澤池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34
▲ 鴨川等間隔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35
▲ 八坂神社前:LAWSON超商


【獨奏與協奏】四、Olympus OM-D E-M5 |36
▲ 關西國際空港 候機室

轉眼間,也已經過了五年。

這些照片記錄著那年的往事,讓往事不曾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有所淡忘。


一張張照片,彷彿像是一個個如豆芽菜般的音符;

一段段美好的故事,又猶如一首首美妙的旋律。


而串起這些音符,創造出動人旋律的,

不是別的,正是「情感」和「羈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