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2年3月9日 星期五

《絕對零度2》The Main Line 2:秋田愛情故事(二)

Episode 2:男鹿.美子的秘密?!


興:阿育!!阿育?!


興:阿人跑去哪勒?

阿育:我在這!


ZeroK_MLine2_EP2_TopPic


興:阿育你跑去那幹嘛?!想當雪男喔?!(誤)

阿育:沒有啦,因為覺得這裡的景色很棒,所以想在這邊照張相。

興:那我來幫你拍吧!

(拿起相機)

興:擺個酷酷的姿勢吧!

興:對對!!手倚靠著那棵樹就對了!


阿育:像這樣嗎?


ZeroK_MLine2_EP2_2


興:好,看鏡頭喔~!

興:我要拍囉~~!

(一、二、三,喀嚓)

興:好囉~!

阿育:謝謝。剛剛進去武家屋敷有拍到什麼東西嗎?

興:沒有耶!裡面空間不大,小小的。


ZeroK_MLine2_EP2_3


上一回當中關於角館的部分需要做一點點的補充。

不過這個補充純屬我個人的一個興趣,是關於日本歷史的部分。在江戶時代的角館,是隸屬於久保田藩的一個支城。該藩的當家是佐竹家,而角館這裡則是隸屬於佐竹北家的領地。因為從戰國時代以來,各個大名間移封領地的事經常發生,所以我就舉比較接近現代的大名來說。

又舉兩個例子來說:像是豐臣秀吉時代,把上杉家從越後的春日山城移封到會津,為了監視德川和伊達家等關東大名;又像是關原之戰過後,德川家康把戰敗的西軍大名紛紛移封到偏遠地區的例子;等等。


ZeroK_MLine2_EP2_4


上面舉的例子在在說明大名間領地之間的轉換是很稀鬆平常的;所以,秋田這個地方也經歷過一些大名的更迭。另外,在秋田角館或是秋田這裡,常常會看到一個標誌徽章:一個扇子裡面畫一個圓的家徽,其實那也就是屬於佐竹家的家徽。


ZeroK_MLine2_EP2_5


興:阿育,大眼妹好用吧?!

阿育:真的拍起來很不錯耶!只是對我來說這台功能有點複雜些,不過拍起來真的比康妮那台粗枝濫造好太多了~~!(酸)

興:哈哈~你知道就好。(竊笑)



ZeroK_MLine2_EP2_6


興:對了!!那你又是和小美姐在哪裡相遇的呢?!

阿育:這個嗎?跟我來吧!

(回程中)

阿育:其實我和小美的相遇有這麼一點點的和某樣美食扯上關係。(笑)

興:是什麼?是什麼?

阿育:就是 ... 。


ZeroK_MLine2_EP2_7


阿育:到了,就是前面這家店。

興:難道是 ... ?

阿育:我先進去一下,等我呦!

興:他說跟美食有關係 ... 那該不會是去年買的 ... ?!

阿育:你想的沒錯!!就是這個!!!

(獻寶)(佐藤養助的麵)

興:果然 ... 。(推眼鏡)


ZeroK_MLine2_EP2_8


阿育:怎樣?!很浪漫吧!(陶醉)

阿育:阿人(仁)勒?!

(漸行漸遠)


《秋田愛情故事》封面照片


阿育:阿仁、十和田、角館、なまはげ ... 。

阿育:興,等等我啦!我有事情要問你。

(奔跑)

興:疑?!我想說你不走了哩!(茶)

阿育:興,我問你。你還記得前天我們剛到秋田去男鹿時,途中進去參觀的一家「なまはげ傳承館」嗎?

興:記得阿,我又不是老人痴呆症,兩天前才去的。

阿育:那我問你,你還記得館長和なまはげ之間的那段的互動過程嗎?

興:應該記得吧!反正我也有用相機錄影下來囉~!

阿育:那好,我們回車上看吧!



興:就是這部影片,有什麼不對嗎?

阿育:你注意看,注意人事物之間的關係與擺設。

興:有啦!!

阿育:怎樣?!發現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ZeroK_MLine2_EP2_10


興:那個 ... 那個なまはげ都沒有把前面的食物給吃完。(推眼鏡)

阿育:(暈倒)

阿育:不是啦!是別的地方,再看仔細一點。

興:疑?!好像有發現了唷!


ZeroK_MLine2_EP2_11


興:我們吃的是用味噌煮的魚湯,他們吃的是烤魚?

阿育:不是!

興:那 ... 。


ZeroK_MLine2_EP2_12


興:我們有吃到秋田的烤米棒火鍋,他們沒有!!

阿育:... 。(無言)

興:別這樣咩~!開開玩笑~~

興:不這樣的話照片怎麼消耗掉呢?(逃)



ZeroK_MLine2_EP2_13


興:我早就知道啦!(柯南模式開啟)

興:雖然有很多不同的なまはげ,不過他們有著共同之處就是,他們都會穿著用稻草編織的蓑衣。

阿育:不錯喔!

興:還有,我發現館長和他們對話時,時而彬彬有禮、時而低聲下氣,好像討債上門時的對話場景。(誤)

阿育:你不要這樣說,這也是人家的一種傳統民俗。而且看館長這樣低聲下氣的,其實是身為男鹿這裡長輩的一個責任。

興:不懂?

阿育:因為長輩們要保護家中的妻兒們,特別是小孩子,要多多的稱讚孩子們都是好孩子。

阿育:另外,還有一個重點。

興:嗯?還有嗎?

阿育:還有一個重點是,這些なまはげ都會很粗暴的造訪每戶民家,粗暴的對待孩子們,告誡他們一定要努力工作用功,好好的聽父母的話。

興:這樣聽起來,なまはげ其實是面惡心善的耶?!

阿育:沒錯。


ZeroK_MLine2_EP2_14


阿育:重點來了!

阿育:只要我們依循著なまはげ穿著蓑衣所掉的稻草,一路跟著這個珍貴的線索走,就一定會發現事實的真相。(握拳)


ZeroK_MLine2_EP2_15


阿育:萬歲!!(雙手舉高)

(導遊:後面那兩位路人閃開一點!!)

阿育:疑?!我不是已經在車上了嗎?(回神驚醒)


ZeroK_MLine2_EP2_16


興:阿育你在恍啥神啊?!我躺在這邊快十分鐘了,你到底要不要拍阿?

興:而且導遊在催人了啦!!

阿育:阿 ... 不好意思!

阿育:興,我們下一個景點要去哪?

興:我想想喔 ... 。

興:等下要去田澤湖阿!怎麼了?又是你和小美姐的大放閃光之地嗎?

阿育:關於小美,事實上,田澤湖隱藏了她另外一個身分。

興:是什麼?難道小美姐是辰子小姐的後代嗎?是田澤湖的湖主嗎?

阿育:不是啦!(無奈)


ZeroK_MLine2_EP2_17


阿育:興,幫我拍一張趴在雪上的照片,要漂亮一點,要拍《絕對零度2》的。

興:喔 ... 好。

興:好了,我們快回去吧!

阿育:好。(依依不捨)


ZeroK_MLine2_EP2_18


阿育:... 。(陷入回憶)

阿育:(此情此景 ... 情何以堪阿。)


興:我不等你了喔!

阿育:(繼續回憶中)

興:我真的不等 ... 等 ... 等你了喔~~~!


ZeroK_MLine2_EP2_19


小美,當初我應該阻止妳,應該阻止妳的。

早知道妳的工作是如此的危險,我就會不顧一切、義無反顧的阻止妳。

如今,我與妳曾經留下的足印,

現在,都變成了烙印在我心中那痛苦的記憶了 ... 。


Next:

P2100069
《絕對零度2》The Main Line 1:森吉山阿仁事件(三)



【旅遊資訊】


同時發表於 中時部落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