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東北路行記:會津若松】二、黎明之後


2016_Winter_Tohoku_Ep2-1


夢境中。

人在只見線電車的座位上,列車行走在鐵軌上不斷的發出喀咖、喀咖的聲音,重複且有節奏地進行著;下一刻,夢境一轉,車廂內的背景一換,我坐在一個密閉的車體空間內,車內的暖氣強烈的放送著,旁邊正坐著一個年紀跟我相仿的年輕人,正在使用著他的手機流暢的輸入著日文跟網路上的某人正在傳訊息。

車內空間非常的狹小,逼不得已,只能將放著筆電、相機和隨身物品的背包給環抱在胸前。七、八公斤重的包包,長時間放在大腿上多少阻礙了血液的流通,腿漸漸的麻了上來。屋漏偏逢連夜雨,車內又暖又乾燥的空氣,讓我的嘴唇開始乾裂,接著從嘴唇不斷的突破進舌頭,然後一口氣的灌進喉嚨,宛如隧道中的氧氣全被熊熊烈火給燃燒殆盡 …


然後,突然間醒了過來。

睜開眼,看著天花板,試圖用舌頭滋潤著乾燥的嘴唇;一會兒,起了身坐在床上,棉被從胸口滑到了腰間。轉頭往右上方一瞧,對著我的是一台年代頗為久遠的冷暖氣機。整晚一下子覺得太熱,一下子又覺得太冷,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溫度設定,只能反覆的拿起遙控器一下調高、一下調低溫度的。房間又沒有加濕器,整晚濕度低於30%的情況下,口鼻焦躁不安,乾燥難耐。

清晨時分,外面的光線從窗簾的縫隙間投射進來。

我坐在床上發呆了好些陣子,不時的抓起了礦泉水,仰頭低頭的反覆著吸允著瓶口,將水一口一口慢慢的滑進喉嚨裡,然後站起身來,往窗戶的方向走去。與其說是走過去,到不如說是爬起來,伸長腰桿子,伸直了手往窗簾布上一拉,會津若松市區的早晨在觀眾們的眼前正式亮相。


2016_Winter_Tohoku_Ep2-2


第一天到東京成田機場的時候,就已經接近傍晚時分。

出關、買車票,然後到進入東京市區,天都已經黑了。昨天一整天除了早餐以外的東西就再也沒吃過正餐。搭著N’EX特急抵達東京車站後,我便急忙的尋找晚餐的目標。來到了東京車站地下街,順勢著找到許多家十足吸引人的餐廳。像是有一條「東京拉麵一番街」,聚集了數家來自日本各地的著名拉麵,猶如京都車站的「拉麵小路」,驚喜的是,這裡的拉麵幾乎是在「拉麵小路」中未曾見過的拉麵店。

先行吃完牛排的我,順勢找了一家拉麵店進來,這是一家主打仙台牛舌的拉麵店。二話不說,一看到牛舌腦波由強轉弱,立刻買了餐券走了進去。點的這碗「牛舌鹽味拉麵」,主配料是兩片鋪在麵湯上頭的牛舌。沒有了碳烤牛舌般的嚼勁,放進口中只有軟嫩的口感,是從未嘗過的滋味。鹽味系的湯頭上面加了很多的蔥蒜,喝起來帶點微微的嗆辣麻,同時兼具清爽且又不失濃郁的味道,或許這股濃郁的口感,正是牛舌在裡面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吃完了牛排和拉麵後,在車站中找了一家便利商店,順道買了隔天早上的早餐,就四處逛逛,直到搭車前半小時。


2016_Winter_Tohoku_Ep2-3


我變成了夜行者,在黑暗之中從機場移動到東京車站,又從東京車站搭上夜行巴士到了若松站後,沿途還是一樣一片漆黑。視線所及的範圍,車站附近雖有幾棟樓層較高的建築物,但還是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鄉下才有的空曠和寂寥,直到搭乘只見線列車離開市區後,眼睛才接收到來自自然光線的照射和滋養。

清晨五點五十二分出發。

離開若松站時,外面天色依舊黑暗;回到若松站時,也已經是天黑。

拉著清晨寄放在置物櫃的行李,走到離車站沒有很遠的商務旅店。把行李放進房間後,直到這時候,我才開始要對這座城市展開探險。先前在網路上找了幾家當地人去吃的拉麵店,可是走出來才發現,比想像中的還要"荒蕪",點跟點之間的距離也比想像中還來的遠,也找沒半家之前在網路上找的拉麵店,更慘的是,夜晚的會津若松即便沒有下雪,寒風陣陣吹來,帶上了毛帽仍吹得頭殼頻頻發出即將炸裂的警訊。

最後,漫無目的的繞著車站走了一大圈,只發現了一家7-11,又走回了車站前。車站前有家餐廳,這是在稍早拉行李時就已經注意到的一家店。外觀有點像是美式餐廳又帶點喫茶店的味道,看外面的菜單,感覺賣了不少東西。由於現在的我又冷又餓的,又沒有什麼選擇,也不太想吃超商的微波食品,只好抱著些許緊張的心情打開了店門走了進去 … 


2016_Winter_Tohoku_Ep2-4


連接著磐越西線、只見線以及會津鐵道的若松車站,說到我和這座城市相識之初,還是得託於日劇之福。2013年NHK大河劇《八重之櫻》,就是以會津若松這裡為故事的主要舞台。西元1598年,日本戰國時期著名的大名上杉景勝,從越後的春日山城,被豐臣秀吉給移封到會津一百二十萬石,目的是想監視東國諸位大名的動向,特別是東北的大名伊達政宗。

關原之戰後,隸屬於西軍的上杉家,被獲勝方的德川家給削減領地,再度的由會津移封到米澤,石高也從原本的一百二十萬石,刪減剩三十萬石。

會津後來經過了幾次的轉封,最後交到了德川二代將軍秀忠的四子,為秀忠和側室所生之子,從小就送出去給保科家當養子的保科正之手上。第三代的會津藩主改回德川本姓「松平」氏後,一直到了第九代藩主松平容保為止,最終,會津藩選擇走上了一段既悲慘又壯烈的道路。


2016_Winter_Tohoku_Ep2-5


我在車站前的公車售票處買了一張一日巴士券,踏上了今天的會津若松歷史之旅。

會津若松市區的周遊巴士,經過了市區最著名的幾個景點,如:會津若松城、武家屋敷、白虎隊終焉之地等等,這些景點只要拿著一日券就可以全部走完。周遊巴士的路線分為順時針和逆時針兩條反方向的環狀路線,怎麼搭最後都會回到若松車站前,跟之前金澤的周遊巴士相當的相似。

巴士也不是想像中的大巴士,而是可乘坐人數較少的中型巴士。利用的人有不少是日本人的觀光客,也有不少當地人使用。座位雖然不多,但觀光客本身也不太多,所以也沒有找不到座位坐的問題。


2016_Winter_Tohoku_Ep2-6


約莫十五分鐘左右,在離若松城最近的一站下了車。

從公車站牌那沿著指標走了進來,沿途觀光客寥寥無幾,也許是平日的緣故,卻也不失為一種只有到鄉下才能感受得到的清靜。這一天,天空雖然不是那麼藍,雲層也厚了一些,光線和色溫偏冷,顯得有些寂寥感,隨著我沿著指標一路的往若松城跡走過來的同時,這樣冷調寂寥的光線和色溫,搭配著腦中浮現出的《八重之櫻》劇情,彷彿戰爭爆發前的寧靜,寧靜卻又是如此的暗潮洶湧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