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6年7月18日 星期一

【東北路行記:會津若松】三、會津若松


2016_Winter_Tohoku_Ep3-1


會津若松是位於福島縣西部的一座城市。

鐵路交通上,主要仰賴著JR磐越西線:往東,經過豬苗代湖北面,連接福島中部,也是福島縣最大的城市「郡山市」;往西,連接著新潟方面;往南,會津鐵道線連接著日光方面。會津若松的北面,有著一座標高1816公尺的「磐梯山」,又稱作「會津富士」。



從地圖上來看,會津地區就是一個典型的盆地地形,所以夏冬之間的溫差相當的大。因此,直到十二月左右,會津若松市區還沒有下雪是一件相當少見的事情。我整整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可說是相當的忐忑不安,因為這趟行程的最重要部分,還需要雪的幫忙和點綴:太多,則交通上會有相當大的不便,甚至可以會導致路線電車停駛;太少,照片拍起來則是缺乏了冬季照片最重要的「雪化妝」元素。也由於是盆地地形的緣故,儼然就是個國中之國,以四周天然高山地形作為屏障,處在一個連接關東和東北地區相當的重要的位置。


2016_Winter_Tohoku_Ep3-2


關原之戰後,隸屬西軍的上杉景勝戰敗後,被德川幕府給轉封到米澤地區,之後的四十多年間,經歷了蒲生、加藤兩家的入封,最後保科家入封會津;從第一代藩主的保科正之,一直到第九代藩主松平容保為止,就這樣的,經過了兩百多餘年。保科正之,為江戶幕府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同父異母的弟弟,由於弟弟的人格特質忠誠,所以深受家光的仰賴。深受德川幕府信賴的保科(松平)家,一直到了幕府時代結束,最終都極盡忠誠,奉行武士精神至死為幕府而戰。

自1967年大政奉還後,新政府軍和舊幕府軍之間,自伏見鳥羽之戰開始,直到箱館戰爭幕府軍戰敗為止,才終結了一連串的戰爭(統稱戊辰戰爭)。戊辰戰爭當中,最為慘烈的一場戰役,就是「會津戰爭」──── 會津藩主松平容保貫徹家訓,維護德川家與幕府直到了最後。

2013年大河劇《八重之櫻》,為綾瀨遙所飾演,故事中的主角新島八重,便是出自於會津藩的一位女性。八重自幼生長在會津的武士之家,哥哥覺馬為藩中的槍炮兵器專家,八重從小耳濡目染,練就了一身好槍法。自古以來,打仗等戰場上衝鋒陷陣之事,皆為武士及男性之事,成長環境的關係,除了讓她擁有了一身好槍法,也擁有著完全不輸於男性的勇氣與膽識。

這部劇透過八重這位勇敢的會津女性,也帶著我們一同了解了會津藩的過去與未來。劇中一路的演進到了中期,八重也碰上了會津戰爭,同時也站上鶴之城的城牆,手持步槍,巾幗不讓鬚眉,勇敢對抗新政府軍。這段關於會津悲慘的歷史,以及從會津武士身上看到的勇敢和堅守著武士精神的勇氣,從那時候開始,引起了對這座城市的極大興趣。


2016_Winter_Tohoku_Ep3-3


從巴士上下來後,沿途經由北出丸、武德殿,從「樁坂」進到了「鶴之城」內。

由於在會津戰爭中,舊有的天守閣遭到了新政府軍大砲的狂轟濫炸,早已經毀壞不堪,加上新政府下令拆毀不得重建,一直到了1965年的昭和時代,才又重建了這座若松城,而這座會津若松城最大的特徵,就在於屋頂上的「赤瓦片」。現在天守閣的內部,實則為若松城博物館,展示了很多關於這座城池從古至今一連串下來的歷史軌跡。


2016_Winter_Tohoku_Ep3-4


登上天守閣的頂層,有著一個三百六十度,四面都可以觀看著整個會津若松市區的觀景台。

設計上,跟大阪城的天守閣展望台雖頗有相似之處,但差別在於少了前方的防護網,讓景色更加的開闊。左側的武德殿,是剛剛經過的地方,而右下方的是城中的稻荷神社。遠方,中間的那條路,直直的通往著車站。右上半部的山,再往右邊過去一點,就是著名的白虎隊終焉之地「飯盛山」。今天的雲層算是相當的厚實,讓能見度不是那麼的好,否則在天氣晴朗少雲之時,可以看到遠方的磐梯山。


2016_Winter_Tohoku_Ep3-5


接著換個方向,由北轉向南面。

從這裡可以看見中右的表門,從表門一路往上、往末端的「干飯櫓」延伸過去的城牆,名為「南走長屋」,主要用來防禦並抵擋從右側的帶郭進攻而來的敵人,而末端的二重櫓「干飯櫓」,則是用來當作儲存糧食用的倉庫,再過去一點,就是圍繞著本丸的護城河。從這裡望過去,現在平靜安然的過著每一天日常生活的城市,似乎早已看不見當年的那股緊張的氛圍,只能透過大河劇《八重之櫻》所建構出來的那一段歷史記憶,我試著不斷的去回想著當時的情景,在距今一百多年前的那個年代,這裡是多麼的風起雲湧,會津藩從上而下、寧死不屈的武士精神,同時也充滿著強烈的肅殺之氣。


2016_Winter_Tohoku_Ep3-6


不斷的回想著當時的一切,正當這時,遠方吹來的一陣寒風,也把我從拋頭顱、灑熱血的熱烈情境中吹回神了過來。即便市區沒有降雪,處在市區中相對的制高點上,四面八方吹拂而來的寒風,即便從頭到腳全副武裝,除了最基本的防風外套外,保暖褲、毛帽以及手套一應俱全,仍然凍得我直打冷顫,偶爾從雲層的縫隙中跑出來的太陽光線,完全沒有帶來任何回暖的感覺。

為了方便調控設定,我打開了手套上特別為拍照所設計的大姆指和食指的指頭開口,讓手指頭能夠更方便調整相機上的按鈕及快門,可是,手指頭卻已經漸漸凍僵,整個身體不斷的重複進行著顫抖的動作,最終,兩手一攤,相機一放,躲回了室內,把隔著室內外的鐵拉門給拉上。

然後,我真的真的很想要 … 休息片刻 ... 


... 吃一條巧克力條。



Next Episode:

2016_Winter_Tohoku_Ep4-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