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東北路行記】十五、遙遠的路途


2016_Fall_Tohoku_Ep15-1


現在正準備往下一個目的地走去。

腳踩在北海道的這片土地上,說實話,到現在還是沒有什麼實感。因為對我來說,北海道這裡無論如何,總覺得是如此的遙遠,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存在著這樣的想法。

回想幾天以前,我的腳才正踏上了東北仙台的土地,短短的數日內,人卻已經踩在了北海道的土地上,記憶也就合情合理的再往前推挪回去,回到2009年的秋天;短短的數日間,記憶就往前推移了數年,彷彿是另一種「度日如年」的奇妙型態。

此時原本多雲的天空漸漸的轉變為晴朗,新的北海道記憶就此展開。

即便,這趟旅程已經即將進入了尾聲。


2016_Fall_Tohoku_Ep15-2


小樽運河雖有名,但讓我真正喜歡上這座城市的起點,卻是從這裡開始的。

從運河過來的話,往南小樽的方向走,大約五分鐘以內的距離即可抵達。它和京都清水寺周邊地區一樣,總是有著許多來自海內外的觀光客來此拜訪,也常是旅行團來到小樽的定番行程之一。

眼前的這座西洋風格外觀的常夜燈,便是這條商店街終點,從明治時代以來就一直存在著,和對面的小樽音樂盒堂本館,以及本館前的「蒸汽時鐘」就隔著一條路相望。

我說的這個地方就是「堺町通」。


2016_Fall_Tohoku_Ep15-3


堺町通,全長約800公尺,是一條有著日本和西洋建築並立的商店街,也是2009年初來乍到時,小樽真正吸引我的起點。由於自明治時代以來,就已經是北海道重要的海港城市,比起任何內陸地方也更早接觸來自海外的異國文化,也因此就如同長崎和函館,小樽處處都可見到充滿西洋風格的城市街景。

以前我總是會想去一些和日本傳統文化有關,抑或者是歷史悠久的地方;就像是先前曾在函館說過的,歷史不只會出現在京都、奈良這樣充滿日本傳統文化氣息的城市,也有著許多諸如長崎、函館、小樽等西化程度較高的城市都是值得一探的地方,無論前者或後者,都是近代日本歷史不可或缺的參與者。


2016_Fall_Tohoku_Ep15-4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吸引我的原因,

那就是「甜點」。

第一次來到這裡時,我在「LeTAO」洋菓子店買了幾盒台灣來的店員小姐所推薦的餅乾回去。嚐一口,餅乾的味道著實令人為之著迷;吃一口,紅茶的香氣便充滿整個鼻腔當中。因此這次重回小樽時,心心念念的其實並不是北海道的巧克力、泡芙,或者是冰淇淋,而是數年前買的那幾盒美味的紅茶餅乾。

數年以後,重新的走進了店內,氣氛感覺跟當時有些不太一樣;於此同時,我的視線不斷的在各式各樣的商品展示區上打轉,眼神不斷的去尋覓著那令人懷念的滋味。


2016_Fall_Tohoku_Ep15-5


「沒有!找不到!!」

「怎麼會這樣?!(抱頭)」

我在店內繞了好多圈,眼神不停的在店內掃描了不下千百次,但始終都沒有發現它的蹤跡。我想,也許當時那是「期間限定」販售的商品,而不是常態性的「定番」商品。沒找著東西的我有點小失望。事實上,這家洋菓子店最知名、最具代表性的甜點其實是「雙層起士蛋糕」,由於現在在台灣也買得到,再加上它的保存期限很短,也就沒有太大的吸引力。

正當我打算準備離開時,眼前有著一位長相甜美可愛,戴著白色甜點師帽子的女生,左手端拿著放上許多切成一小口、一小口起士蛋糕的盤子,滿臉微笑的站在展示櫃前;右手則拿著插上一根牙籤的蛋糕,不斷的分送給來往於店內的客人們試吃。

而其中的一位客人正是我,「男子S」。(回眸一笑)

我露出了靦腆的微笑,假裝不經意的走了過去,伸出略為顫抖的左手,從她手中接下遞給我的,上頭插著一小塊蛋糕的小牙籤。


2016_Fall_Tohoku_Ep15-6


過幾分鐘後,手裡莫名其妙的帶了幾盒「LeTAO」的餅乾和巧克力出來。

由於接下來時間有限,最後只選擇了「六花亭」走進去逛逛。說也奇怪,這家店的知名度之高,好像就連沒來過北海道的人都對這家店略有耳聞,甚至還不少人吃過他們家的東西,像是那個 … 那個什麼OO餅乾??

「(禁止手勢)等等!你們先不要說,我想起來了!!(高舉雙手)」

「好像是『奶油蘭姆夾心餅乾』,對吧?(驕傲貌)」

我看看吼 … 這家店裡頭一共有兩層樓,一樓是商品陳列區,也就是商品販賣部;二樓則是咖啡廳和休息的座位區,與其說是咖啡廳,倒不如說是簡易式的販賣部;裡頭有賣幾樣簡單,可以直接在店內吃的甜點,像是蛋糕、牛奶泡芙和冰淇淋之類的,都是由六花亭所製作的甜點。我每一樣都各點一份,反正也沒什麼時間去吃飯,順勢的就直接把甜點當午餐了。


2016_Fall_Tohoku_Ep15-7


吃著甜點的同時,回想著這趟旅程從出發前的計劃,到現在即將完成結束,一路上走過來的軌跡。

起初,只是以東北的仙台為起點,途中插入了一日東京的計畫,接著又回到了東北,一路北上到青森為止;但北海道新幹線的開通,加上天氣碰巧的急劇變化,還有身為日職迷的怨念,等等這些因素改變了原來的行程計畫。我在一念之間,延伸了整趟旅程的計畫,最終也從青森往北一路延伸到了函館、札幌和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小樽」。

新幹線的開通,讓原本看似遙遠的北國大地,變得不再是如此的遙遠。


2016_Fall_Tohoku_Ep15-8


過去的這兩三年來,我走過了日本的許多城市,也都很喜歡每一處曾經拜訪過的地方,然後我發現到了,有許多地方擁有著和東京、大阪或京都不太一樣的景色、美食和文化,最終也都對這些地方留下了難以忘懷的印象和情分。

之前之所以覺得北海道很遙遠,曾以為遙遠的只有路途,但其實不是的──而是還有內心。

在那兩三年之前,只造訪過東京、大阪和京都的幾座城市;對於北海道,更是僅僅只有一次的短暫經驗;再加上不同地區又都有著不同的人文風情,接觸機會甚少的地方,總讓人內心覺得特別的疏遠。


2016_Fall_Tohoku_Ep15-9


直到走過這些地方後才了解到,即使有許多的不一樣,可有些東西卻是一樣的。

坐在店裡吃著美味的西洋甜點;站在和洋建築並立的街道上,看著眼前已經在京都和淺草不知見過多少回的傳統人力拉車,種種一切的體驗和景象都告訴著自己,無論在怎樣的一座西洋化城市裡,

這裡畢竟還是日本。

走在街頭上,到處都可以聽見熱絡且不絕於耳的日語交談著;進到店家裡,店員們也都用著同樣的微笑,熱情的招待著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們。從南邊的九州,一直到現在的北海道,無論身在何處,也無論路途多遙遠,我的內心總能夠感受的到相同的氛圍和款待精神。

相同的文化和精神,讓看似遙遠的北國大地,變得不再是如此的遙遠了。


2016_Fall_Tohoku_Ep15-10


回程的途中,再次經過小樽運河旁。

小樽運河,開通於西元1923年(大正11年),這條運河跟之前的手宮線鐵路一樣,一起見證了這座城市的興衰和發展軌跡。當初為了市區交通順暢的考量,當地政府本打算填平整條運河,最終還是在市民的請願下,才終於保留了這一小段運河下來。

運河的兩旁留下了許多倉庫,現在也都改建成為了商店、餐廳、咖啡廳等各種店家。無論是倉庫,還是市區內遺留的許多西洋建築,現在也大都變成了觀光取向的建築物,也正因為有著這些寶貴的歷史資產,才能為這座城市帶來了全新的轉變。


2016_Fall_Tohoku_Ep15-11


存在於小樽的這些歷史資產,都曾經歷過那段閃耀的美好年代;如今,雖然當年的繁榮景象已然不再,可是最終將那個空缺填補下來的,還有著來自日本和世界各地慕名前來的觀光客們。雖已經不再是那個,到處有著許多大小家銀行林立的「北方華爾街」,現在卻也蛻變成了北海道最著名的觀光旅遊重地之一。


2016_Fall_Tohoku_Ep15-12


為了實現願望的強烈意念,終將讓內心下了個決斷,克服遙遠的路途來到了北海道;也拜「棒球」所賜,不遠千里的來到札幌,才有機會回到了小樽。

突如其來的決定,即便現在看起來,時間上的安排仍是有些不足,

但無論如何,回來就是回來了。



Final Episode:
2016_Fall_Tohoku_Ep16-19
【東北路行記】十六、日職十二球團主場巡禮(二)札幌巨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