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8年12月24日 星期一

【西國紀行錄:下關北九州】二、下關巡禮(一)長門戰記


赤間神宮
赤間神宮 鳥居


還記得《西國紀行錄》剛開始連載的時候,有稍微的回顧了一下 2014 年的山陽之旅。

當時是我第一次去到下關,也是第一次踏上了九州的土地。

說到「下關」二字,莫過於「海鮮」「歷史」。對於海鮮不太敢恭維的我,歷史,自然而然的成為了我對這裡產生興趣的最主要因素。這裡打從平安時代開始便躍上了歷史舞台,像是源平之爭的最後戰役「壇之浦海戰」、江戶時代長州藩與外國列強的「下關戰爭」,以及於下關簽訂,深深影響台灣往後命運的「馬關條約」

其實在寫《西國紀行錄》旅記的當下,我並沒有會預料到,二訪下關會來得那麼的快,也許是真的和這裡有著一種特別的緣份吧!(笑)


【赤間神宮】



赤間神宮
赤間神宮 拝殿


「赤間神宮」,原來稱為「阿彌陀寺」,裡頭主要供奉的是安德天皇。在神宮境內,安德天皇和平家一族的墓地都座落在此。

西元 1185 年,發生了「壇之浦海戰」。

版圖勢力和權力盛極一時的平家,最後在這場戰爭結束後滅亡。在這場戰爭當中,二位尼,也就是平清盛妻子平時子,最後帶著孫子年幼的安德天皇,和象徵天皇權威的三神器一起投海自盡。取而代之的,則是由源氏的源賴朝建立了鎌倉幕府。

後來,源賴朝為了撫慰安德天皇的怨靈,選擇在此地建立了阿彌陀寺御影堂。

時序來到了明治時代,為了鞏固「神道教」的崇高地位,政府實行了所謂的「神佛分離」政策,廢除了阿彌陀寺,並更名為「天皇社」。過沒多久,名稱又再次變更為「赤間宮」,最後在昭和年間才改為現在的「赤間神宮」。


赤間神宮
赤間神宮 水天門


赤間神宮的正門,是一座宛如龍宮般造型的「水天門」。

據說在壇之浦海戰,平時子準備抱著年幼的安德天皇一起跳海之前,曾跟安德天皇這麼說:「在海底也會有座都城。」也因此,就把這座樓門給修建成宛如海底龍宮的外觀樣式。

這座樓門之所以被命名為「水天門」,是因為於昭和 33 年修建完成時,昭和天皇和皇后曾親自來到此地參拜,並請知名作家命名而來的。由於安德天皇是投海自盡,而據說最後祂的遺體最後和三神器之一的「草薙劍」一起葬於海底,因而「水天」命名有,「安德天皇沉於水底的肉身坐鎮於海峽,升天的靈魂庇佑著平安」之意。


赤間神宮
赤間神宮 水天門(菊花紋)


為了追悼安德天皇及平家一族,每年 5 月 2 日到 4 日,都會在赤間神宮這裡舉行「先帝祭」。

在神宮境內,從水天門到社殿之間會特別架起一座火紅色的「天橋」,穿著重達二、三十公斤華麗服裝的太夫,會以「外八文字」的步伐走在這座天橋上,宛如一座平安時代的時裝伸展台般,可說是下關當地非常具有代表性且規模盛大的豪華祭典。


【春帆樓 & 日清講和紀念館】



春帆樓
春帆樓


壇之浦海戰發生後的七百餘年。

西元 1894 年,日本和清朝發生了近代歷史上相當知名的「甲午戰爭」。

甲午戰爭和先前的日俄戰爭,徹底的改變了整個東亞局勢,日本也因為這兩場戰爭的重大勝利,正式擠進列強之列。但這時候還沒有人知道,幾十年以後,日本竟會成為二次世界大戰亞洲和太平洋戰場開啟戰端的始作俑者。

不過那些都已經是後話了。

眾所皆知,最終日本在甲午戰爭當中大獲全勝,完全殲滅了清朝近代化的北洋艦隊。

爾後,西元 1895 年,日方派出了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外務大臣陸奧宗光等人;清朝則是由李鴻章、李經方等人代表出席,於下關(當時的馬關)商議停戰事宜。最終在春帆樓裡頭簽訂了大大影響台灣和澎湖往後五十年命運的「馬關條約」。


春帆樓
春帆樓 第一家河豚許可店


簽訂條約的所在地「春帆樓」,其實是一家旅館兼料亭,而且這家店還跟「河豚」有著很深厚的淵源。

數百年來,日本曾發生過無數次,因食河豚而不幸發生中毒的事件,導致政府嚴格執行「禁食河豚」命令,即使進入了明治時代以後依舊沒有解禁。

直到了西元 1888 年,伊藤博文再次訪問下關。他在「春帆樓」品嚐了河豚料理後便不禁讚嘆,為什麼那麼好吃的東西卻被禁止食用呢?於是乎,就在同年,明治政府正式解禁河豚料理,春帆樓還因此成為了第一家政府認證的河豚料理許可店。

附帶一提的是,「春帆樓」還是由伊藤博文所命名,並親自用毛筆書寫題字。現在春帆樓門口右側的木頭招牌,雖不是當時原始的招牌,卻完全仿製了伊藤博文的字跡。

至於原始的招牌呢?

已經放到了隔壁的「日清講和紀念館」裡頭展示了。


日清講和紀念館
日清講和紀念館


關於「馬關條約」相關的議和文書,以及當時議和談判會場等,全都陳列在這座另設於春帆樓一旁的「日清講和紀念館」裡頭展示。

來到這座紀念館參觀的人們,如果稍加留意一下,其實不難發現到大多是外國人居多。特別是來自台灣和韓國的遊客佔大多數。台灣就不多說了,由於這紙條約的簽訂,開啟了五十年的日本統治時代。但其實這紙條約還影響著另一個國家的命運,朝鮮。

朝鮮在過去數百年來,一直都是作為明朝和清朝的「藩屬國」而存在著。

所謂的「藩屬國」,簡單來講,便是透過納貢、奉獻等方式來尋求「宗主國」的保護。講白話一點,就是定期交保護費給老大哥以換取生活安寧。缺點就是,藩屬國將會有許多像是外交、軍事,乃至於內政等經常會受到宗主國的制約。

馬關條約的簽訂,最終迫使清朝放棄「宗主國」地位,等於承認朝鮮成為了獨立自主的國家。


【長府毛利庭園】



長府庭園
長府毛利庭園(廻遊式庭園)


這趟旅程當中,最後一處跟歷史有關的景點,就是「長府毛利庭園」。

這座庭園曾經是江戶時代,長州藩支藩「長府藩」家老西運長的宅邸遺址。西元 1903 年,變成了下關市的首座「迴遊式庭園」而存在著。

所謂的「迴遊式庭園」,先前曾在金澤兼六園的旅記(2014冬《京都之路》),以及近期的岡山後樂園(2017秋《西國紀行錄》)旅記中曾經提到過。便是以「池塘」為中心,四周遍布著假山、林木、小橋、書院和茶室等景觀和建物。

在四季不同的季節裡,從不同的角度觀看,可以呈現出各種截然不同的面貌,是「迴遊式庭園」最大的特色。


武士鎧甲
武士鎧甲


剛剛所提到的「長州藩」,是江戶幕府時代的其中一個藩國,領主為毛利氏。

長州藩深深影響著近代日本歷史,也產出了非常多的維新志士和政治人物。像是簽訂馬關條約的日本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和現任首相安倍晉三都是出自於長州藩所在的山口縣。而前面除了「壇之浦海戰」是在下關所發生的,其實在幕末時期,還曾發生過一場實力相差懸殊的「下關戰爭」。

這場戰爭是由長州藩獨力面對四國歐美列強所挑起的一場戰爭。想當然爾,最後長州一定不敵美、英、法、荷等四國列強。也因為經歷過這場戰爭的洗禮,讓長州藩從原本堅定「攘夷(驅逐外國勢力)」的態度,正式轉變為「倒幕(推翻幕府)」的立場。


武士鎧甲
武士鎧甲穿著體驗


有看到上面那張武士頭盔和鎧甲的照片嗎?

沒錯!後來那套重達二十公斤的武士鎧甲,就這麼突然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笑)

這也是我在這趟旅程當中最特別的體驗。畢竟來日本旅行時,大多以單獨旅行居多,那不然就是攝影團的行程。過去壓根沒想過,會去安排類似這樣的古裝穿著體驗行程。我想,這也是我人生到目前為止,被最多相機和手機關注過的一次吧。(羞)

至於二十公斤的裝備壓在身上會不會覺得很重,很難走路?其實穿一陣子之後就比較習慣了,畢竟重量是分散在整個身體上。比較討厭的是,那頂頭盔晃呀晃的,好不自在啊!真不知道當年頭盔上寫著大大「愛」字的直江兼續到底是怎麼出門的?(喂)


【下關美食名冊:河豚生魚片】



河豚生魚片
擺盤如花瓣般的河豚生魚片


今年剛好是河豚料理正式解禁一百三十週年的日子。

雖然河豚料理的吃法有百百種,但我個人認為,最好吃的還是這道「河豚生魚片」。

晶瑩剔透的乳白色河豚薄片,捲著安岡細蔥(又稱河豚蔥)、搭配著辣蘿蔔泥,最後再醺上橘醋醬油一起吃,吃起來的口感Q彈爽脆,完全可以品嚐到河豚的高雅風味。之所以會將河豚切成燈光可以微微透過去的半透明薄片,是因為河豚本身的肉質較為緊實,切的太厚反而不好咀嚼。

料理本身的美妙滋味,再加上廚師精湛的刀工,以及如同花瓣般賞心悅目的擺盤方式,都使得這道河豚生魚片更增添了幾分姿色。我想,這道河豚生魚片無論出現在什麼樣的宴會場合,都絕對會是一道相當引人注目的精緻料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