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落格的文章內容及照片皆屬本人所有,如要轉載或引用請先行告知或註明來源出處,謝謝!

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東京物語日記】三、下町散策(二)根津神社


Tokyo_Monogatari_EP3-1


從谷中銀座商店街出發,沿途邊走邊逛的移動到不忍通上,沿著不忍通繼續往南走,途中會經過地鐵千代田線的千駄木車站,從這裡開始,就是「谷根千」的「千(千駄木)」,同時也從台東區跨進了文京區。

千駄木和根津都是東京都文京區中的一個町名,而文京區正如「文京」之名,區內有相當多的文教機構,像是非常著名的東京大學本部(簡稱東大),以及日本醫科大學等;另外也有相當多的大型醫療設施,東京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還有日本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等等。

現在我要前往的地方,則是位於兩所大學及附屬醫院之間的根津神社。


Tokyo_Monogatari_EP3-2


根津神社的歷史,從古追朔至今已經有一千九百餘年的歷史,相傳是由日本武尊在千駄木的土地上所創建的一座古老神社。

西元1705年,德川幕府第五代將軍德川綱吉,則是將位於千駄木的舊社地,遷移到現在根津神社這裡,建造了本殿、幣殿、拝殿、唐門、西門、透塀、樓門等七座神社建築,一直保留留存至今,並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文化財產。離開車水馬龍的不忍通,我從神社南邊的表參道口進來,通過鳥居進入神社的境內,週邊的樹木將神社與外界一切的紛擾給與世隔絕了起來,迎著面而來的是一片寧靜、祥和的畫面。

此刻心中頓時升起一股安心感,腦中同時浮現了這麼一句話的感想:

「文京區還真是個文靜區阿!(冷)」

附帶一提,近期日劇《校閱女孩:河野悅子》中的第八集,也來到根津神社這邊取景,在這寒冷的冬天裡,真的是很想來隻熱熱現烤的紅豆口味鯛魚燒,配上熱熱的日式煎茶,只可惜造訪的時候,並沒有出現劇中的鯛魚燒攤販,而妄想力十足的我,依然不斷的在腦中勾勒著此情此景。

「肚子好像真有點餓了起來,逛完根津神社後就去吃個午飯吧!」心裡正這樣想著。


Tokyo_Monogatari_EP3-3


過了神橋和樓門,在唐門(本殿的正門)前,左右兩側各有一座建築。

左側則是神社寺院境內一定會有的,有一個淨水池,池子上方橫著一根竹子,好幾支小勺子靠在竹子上,供參拜者作為洗手及漱口之用,參拜前一定會使用到的「手水舎」。特別要一提的是右側的建築物,被稱作「神樂殿」或者是「舞殿」。

神樂殿,就是向神明供奉樂曲的表演舞台。

神樂殿中的「神樂」,意思是奉獻給神靈、祭祀用的舞台,而且神樂還分為古代宮廷所使用的「御神樂」,以及民間流傳的「里神樂」。相同作用的舞台建築,其實在許多的日本神社當中都可以看到,甚至有著不少神社的舞殿規模,都來得比根津神社的還大上許多。


Tokyo_Monogatari_EP3-4


通過唐門,眼前就是本殿。

根津神社的本殿和拝殿都是同一棟,採用了「權現式」的建築設計。我們來到大殿前,投下了香油錢,然後擊掌、雙手合十行禮進行參拜的地方,就是「拝殿」。跟臺灣的寺廟不同,神體就擺在參拜者的眼前,拝殿和本殿合為一體,而日本真正擺放神體的地方,則是位在拝殿後方的「本殿」,即使是權現式的建築,但還是有本殿與拝殿之別。

所謂的「權現式(權現造)」建築,發源於江戶時代初期,西元1617年,靜岡縣的久能山東照宮社殿首次採用權現造的建築設計。權現造是將拝殿建於本殿之前,中間有屋頂和走道相連於兩殿之間的「工」字型複合式建築。而將本殿和拝殿連結在一起的走廊稱之為「石之間」,因此「權現造」又被稱作「石間造」。權現式的建築,因為多和德川家有關的神社寺院所使用,如久能山東照宮、日光東照宮等,因此以東照大權限的「權現」二字來命名。


Tokyo_Monogatari_EP3-5


根津神社拝殿的西側,神社境內的西邊,有著兩座小小的稻荷神社:乙女稻荷和駒込稻荷神社。

乙女稻荷神社,是小有名氣,祈求姻緣的一座神社,因此前來參拜的人以女性居多。

最特別的是在社殿的旁邊,有著長長一排縮小版的千本鳥居。儘管規模大小都和京都伏見稻荷神社的千本鳥居有著很大的差異,京都伏見稻荷的鳥居顯得高大許多,且一路往山裡綿延不絕的延伸上去;乙女稻荷的鳥居雖然迷你,但和擁有濃厚文藝氣息的文京區這裡搭配起來,可以說是相當的融洽。(笑)

值得一提的是,千本鳥居附近,就是根津神社境內相當有名的「杜鵑花園」。

每年四、五月之際,這裡會舉辦「杜鵑花」祭,園內的杜鵑花品種約有一百種,三千株左右的杜鵑花。根津神社的杜鵑花祭,也是文京區的五大花祭典之一。滿開之時,從花園裡放眼望去,那幅千本鳥居置身於百花齊放的杜鵑花當中的景色,可是聽說一點都不輸給伏見稻荷的千本鳥居。


Tokyo_Monogatari_EP3-6


離開乙女稻荷神社,我沿著西門透塀外的石板步道往北口的方向走,到此,根津神社的散步之旅也即將告一段落。

神社的境內並不是太大,從南邊的表參道走到北口,短短數分鐘的距離,但是這裡卻是可以使人寄託心靈的地方。即便只有短短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只要好好的靜下心來便能夠體會到,為什麼當年居住在附近的日本文豪夏目漱石、森鷗外等人,為何會選擇駐足於此,思索著文章的靈感,甚至將根津神社變成了小說故事中的一個場景環節。

東京的下町地區從地理位置上來說範圍相當的大,可是這裡的每一個處、每一個地方所感受到的,雖然渺小,卻盡是令人回味無窮的片段,和谷中銀座商店街所感受到的,簡單、平凡的生活日常是一樣的,無論谷中還是根津都是一個令人安心的地方,這是在東京都心高樓林立的世界裡所無法體會的,

微小但切確的幸福。

(硬是不說小確幸)


好了,來去吃個午飯囉!(快步行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 廣告及不雅文字等訊息留言一律刪除!